Max

【我的室友也姓王33】

今天早上没课,大概很多人都会懒睡会,而我不想就此错过大好的风景,昨天就约了王姓室友出去。

可起床还是挺费劲的,我觉得脑袋好沉啊,身子好沉啊,心好沉啊,我不想起来了。

快起来——来自定了闹钟站在床边的王姓室友。

不要——来自翻个身缩进被窝的我。

才八点,起什么起啊!

赶紧的,不是去晚了就吃不到了吗。

等等,我再睡会儿。

王姓室友没说话了。

不是生气了吧。

我再赖了两分钟,终于不能忍了,这个人完全没有声音,不会真生气了吧。

站起来一望,他已经到水槽边了,正挤牙膏呢,察觉到声音,哼了一声,继续挤。

应该没生气。

但我生气了,踢着脱鞋遛过去,指着他手上的东西——你挤我牙膏!

他看了我一眼,再挤了一大坨,摇着牙刷,放进嘴里后,问我,所以呢。

我抽出自己的牙刷,伸出来,说,给我挤!

他一边刷牙,一边乖乖挤了牙膏,然后放了牙膏,开始对着镜子指正我的姿势——里面,最里面别忘记了,你上次那颗蛀了的地方多刷会儿,对,错了错了,不要这样,跟我学……

等刷完了,我亮出大白牙对着他炫耀,他一把按住我的头表示不想看,就进去了。

我跟在后面,看他开衣柜,丢出两件衣服来,然后正要脱了上衣,突然回头笑问我,你还要看吗?

看,怎么不看,反正大家都是男的。

我表示会继续驻足观赏,他捂着我眼睛,把我推到我的衣柜面前,打开,说,赶紧穿,穿好就出去了!

我才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缩在衣柜门后偷偷看他,开玩笑,不偷看是傻子。

但我没有想到王姓室友的敏感度会有这么高,他脱到一半又放下来,这次冲过来把我整个按进了衣服堆里,笑得虎牙外露,说,再他妈偷看我就上了你!别看啦!赶紧换衣服!

我满口答应着——好好好!不看了!

在他松手后立马不知死活地问,为什么不给看?

他脸一红,恶狠狠地继续说,反正不准看!

总之我没有再看了,因为他把我塞进被窝里按着我换好了衣服。

……

地铁里人不多,大概刚过了上班高峰期,王姓室友拉着吊环,问我,会不会有点热?

我摇头,看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那家店东西就卖完了。

有点急。

地铁开到下一个站时,人突然多了,大片大片地往上涌。

我们两个也挤在了一起,他一只手绕过我,把我环在怀里,背后是拥挤的别人。

妈呀,壁咚。

我有点不好意思。

他似乎也察觉到了,反而恶作剧一般低头,靠近。

妈的王俊凯,你再近点我就动手了……

我这样想着。

然后就听见他的声音,极细微,极清楚,连旁边的小孩儿都听到了,还笑出了声——王源,俯视你。

卧槽……

【凯源观察日记8】

从现实穿越到游戏!

一定有哪里不对,一定是有哪里不对!

王俊凯郁闷啊,拿着刀在地上画了个大大的“bug”。

张小凡看了半天,问他,你写的什么呀?

王俊凯回答,写的对无情生活的抗议。

抗议归抗议,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既然到了游戏里,就要想想怎样才能出去,刚穿来的地方已经不能待了,太危险,这个村子也不能久待,那团黑影随时会追上来。

唯一能去的,好像就是村长刘德华所说的那个方向了。

王俊凯抬头,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的连绵山坡,觉得心好累。

宝宝想念汽车电动车遥控车三轮车板板车了!!!





——

王源再度因为输了手机游戏在床上翻滚着翻白眼的时候,林惊羽已经切好了西瓜,自顾自地开始吃了。

我盯着电脑桌面上的马友友,一边感叹她的美,一边给自己嘴里塞了口饭。

王源翻滚够了,爬到床边,问林惊羽,喂,把手机给我。

林惊羽一手西瓜汁,想先擦擦,没找到什么能擦的,就顺手抹在了自己衣服上,然后递了手机给王源。

王源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把手机按在被子里蹭了又蹭,口中还小声念叨着“什么人啊一点也不爱干净balabala”

正念叨着,有个手机开始震动。

王源手一抖,被子上王俊凯的手机就闪着光露出了屏幕,上面赫然显示着“麻麻”两个字。

我真是要日狗了!!!!

王俊凯的妈妈!!!!!!!

王源哆哆嗦嗦地捡起手机,对林惊羽说道,是,是妈妈……

林惊羽一愣,迅速站直了身子,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我当做没有看到。

王源一巴掌拍在林惊羽的手上,说,是电话!你跟着我说!!!

林惊羽不明所以,点了点头。

王源这才划到接听,点了外放。

麻麻:喂,小凯?

林惊羽:是,麻麻。

王源小声嘶吼:是妈!叫妈!

林惊羽:妈……

麻麻:诶!啷个愣久才接喔电话也?
(怎么这么久才接我电话?)

林惊羽:……

王源:刚才在洗澡!

林惊羽:我刚才在洗澡。

麻麻:哦!洗澡缩!乖幺儿!衣服洗了没得嘛!
(洗澡啊,乖儿子,衣服洗了没有?)

林惊羽:啊?

王源:洗了洗了!

林惊羽:洗了洗了。

麻麻:喔跟你讲哟,昨天喔在解放碑逛该,遇到一个小娃儿,我还以为是你回来老,结果不是得!哈哈哈!
(我跟你讲,昨天我在解放碑逛街,遇到一个小孩子,我还以为是你回来了,结果不是,哈哈哈!)

林惊羽:逛该?

王源:逛街……

麻麻:哦对老,我刚才折衣服看到你那根摇裤儿老,你还以为失老那根,结果压在你们老汉哩衬衣里头老!我还是刚刚才看到!
(哦对了,我刚才折衣服看到你那条内裤了,你以为丢了的那条,结果压在了你爸的衬衣里,我还是刚刚才看到的!)

林惊羽:……哦

王源:找到就放回去吧……

林惊羽:找到就放回去吧。

麻麻:诶小凯你四不四普通话进步老要跟你妈洋一哈!啷个不跟妈妈缩重庆话也?!
(诶小凯你是不是普通话进步了要跟妈妈炫耀一下,怎么不跟妈妈说重庆话呢?)

王源:在练习。

林惊羽:在练习。

麻麻:哦哦,好嘛,吃老饭没得,多吃点菜哈!
(哦哦,好嘛,吃饭了吗,多吃点菜!)

王源:晓得。

林惊羽:晓↑得↓。

麻麻:……幺儿你莫练入魔老哈,源源在不在,喔跟他说两句。
(幺儿你别练错方向了,源源在不在,我要跟他说两句。)

王源:诶,嬢嬢,我在!
(阿姨,我在!)

林惊羽:嬢嬢?
(阿姨?)

王源:你莫管!
(你别管!)

麻麻:源源说撒子也?
(源源你说什么呢?)

王源:没得事,刚才有个人问路。

麻麻:哦哦,你接电话还快也!

王源:那是,接嬢嬢哩电话不跑快点哟!嬢嬢你身体还好撒,叔叔回来老没得啊?
(那是,接阿姨电话不跑快点怎么行!阿姨你身体还好吗,叔叔回来了吗?)

麻麻:哎呀还是我们源源儿乖,晓得问叻西,小凯恩是闷起害羞,不说!我身体好得很现在!你们叔叔在看电视。
(哎呀还是我们源源乖,知道问这些,小凯总是闷着,害羞不说!我身体很好!你们叔叔在看电视!)

王源:都叻个暗老,你们等哈早点睡哟!
(都这么晚了,你们等会儿早点睡啊!)

麻麻:好好好,你药按时吃没得,多穿点衣服哈!莫感冒老!虽然你们那边太阳还是大,但是你叻个身体啊,嬢嬢还是嘿担心!
(好好好,你药按时吃了吗,多穿点衣服啊!别感冒了!虽然你们那边太阳还是挺大的,但是你这个身体,阿姨还是担心!)

王源:你放心嘛嬢嬢,我穿起哩!
(放心吧阿姨,我穿着呢!)

麻麻:好嘛,给小凯说声拜拜,我挂老嘛,晓得你们两个还要疯一哈儿!
(好吧,给小凯说声拜拜,我挂了,知道你们还要再玩一会儿!)

王源:诶好,嬢嬢拜拜!
(啊好,阿姨拜拜!)

林惊羽:拜拜?

王源:……别说话!

麻麻:啊?小凯还要说话迈?

王源:没有啊嬢嬢,他喊我给你说声拜拜!

麻麻:哦哦,好嘛,那拜拜老哈!

王源:嗯嗯,拜拜。

王源:呼……终于挂老!

林惊羽:摇裤儿?(内裤?)

王源:你莫说话!!!让我冷静一哈!!!!


【爸爸滚过来32】

一年后。


我抢过王俊凯手上的我的手机,再度停在刚才一晃而过的画面。


微博昵称【王源】


发布内容【爸爸今天又要和我穿一样的。】


附图:我的背影照一张。


Excuse me ?!!!!!


是谁一大早说要穿昨天一起买的衣服!!!!!


是谁拉着我套上的?!!!!!


是谁?!!!!!!


王俊凯笑得虎牙很是肆意,一把揽过我,说,哎呀,都是小事,不要care这些细节嘛!来,笑一个!


咔擦!


自拍落成。


他放大看了看,再拿给我远远看一眼,说,这张很适合洗出来挂墙上。


我赶紧伸出手去抢,开什么玩笑!我在翻白眼啊!


白活了这么多年,儿子不仅比我高,还比我有力气,我竟然抢不过他,还被他一把按在胸口,托着屁股抱了起来。


咳咳。


他把手机往后一扔,摸摸我的脑袋,说,看吧,比你高才可以,保护你。


明明是欺负!!!


放开我!!!






夜里,两个人相对着睡觉,他突然伸出手来抱着我,像抱小孩子一样,也像挤汤圆一样。


我叫他放开,快九月的重庆,开着空调也tm很热啊喂。


但他不说话,继续抱着,继续挤。


良久,他出声了——有点难受。


我问他,哪儿难受?


他说,下面。


我意识到了什么,可他还没成年。


我说,那你放开我点。


他没说话,像是在忍,也没动作。


我往外挣扎,趁他一松懈,就爬到了床的边缘。


他本来就因为压抑着有些喑哑的声音更加喑哑,说,王源,你过来。


不会有好事的,我知道,我摇头。


他说,你不疼我了是不是,想起来我好悲惨啊,生下来妈妈就不要我了,连亲生老爸是谁都不知道,一个人孤孤单单,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你了,你竟然也不疼我了,我这么难受你还离这么远,我的心好痛啊。


话唠,你够了,我举起了手掌。


他说,不够,一点也不够。


我打断他——那你想要什么?


我以为他会说想要这样那样,但他只是眼睛一亮,笑得十分和煦,朝我招手,像诱拐未成年一样,说,你过来嘛。


不要。

我非常坚定地摇头。


和他谈了一年的恋爱,被叫滚过去无数次,太丢本爸爸的脸了,本爸爸今晚要坚持反抗暴政,绝不屈服于淫威。


我十分非常特别坚定地摇了头。


滚过来!——他表情严肃。


卧槽!我是那么容易屈服的吗?!


我快速爬下床,想往外跑,谁知他大长腿迈了几步,两三秒就拦截在我面前,把门堵得严严实实了。


王源,我明天十八岁了,你就没有什么表示?

他低头看我,一脸的笑意。


我讪笑,有,有啊,明天才能给你!


他摇头,说,我都成年了,礼物要我自己来定。


孩子大了不由爹。


本爸爸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停不下来。


他手一伸,将我揽进怀里,另一个扑通扑通的心脏在我耳边响起。


两颗扑通扑通的心脏贴得十分严实。


他低头笑得十分撩拨。


本爸爸纵横影视界十几年,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撩得面红耳赤。


我想要的礼物,是你。

说完这句,他强势地吻下来……


咳咳。


以下画面,少儿不宜。





话说每次王俊凯说滚过来,大部分却都是他奔向我诶。


科科。




—— end


【爸爸滚过来31】

很难得做了一顿大餐,几个月没好好做饭,手都有些生了。


等儿子回来的时间漫长得很,看着时钟,就在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年龄,性别,还有社会舆论,我早就知道都是狗屁。


我一直后退的原因是,这个儿子终归不算是我的,我没有权利没有资格去拥有他的一生,我一直觉得我最后要把他还给他妈妈,一直这样觉得。


但他妈不要他了。


这样帅气可爱聪明能干会撒娇的儿子,她不要了,给我了。


我有些幸灾乐祸。


他到门口的声音我听了无数遍,他放进钥匙的声音我听了无数遍,他打开门的声音我听了无数遍,没有哪一遍,会像今天这遍这样让我深刻,让我期盼。


回来了,我看着他。


他也看着我,脱鞋子的动作顿了一下,大概是没反应过来我竟然如此正常地欢迎着他,但他还是回了句,嗯。


然后加了句,你今天收工挺早啊。


我过去接他手里的包,他顿了一下,递给我,看着我放包。


我没有表现出多么欢喜,也没有表现出多么悲伤。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我向他招手,说,快进来。


他几步走过来,低头看着我。


我伸手想触碰他的头发,软软的,触感很好,却好久没有碰过了。


他往后缩了一下,然后蹲了点,让我摸。


我和他眼睛齐平,鼻子齐平,嘴巴齐平。


我想起无数个日夜里,他看着我,叫我的名字,抓着我,抱着我的时候,他的眼睛,总是这样好看。


单单是看着,就觉得无法清醒。


我说,小孩,你才十六岁,以后可以照顾我吗?


他愣了挺久,久得我都觉得他快蹲麻小腿,他却突然径直抱起我来,说,可以,可以!


小伙子力气挺大,肌肉也挺实在嘛。


我被他的动作吓得脸一红,示意他放我下来。


他乖乖照做,但还没放手,环着我的腰。


老脸这下真的要红透了。


因为他再度蹲了点下来,亲了我一口。


想好了?

他问。


嗯,想好了。

我回。


不会反悔吧?

他皱着眉头问。


应该……

我皱着眉头回。


他脸一黑,冲着刚才亲过的地方就咬了一口,说,你敢反悔!


我捂着嘴巴,说,喔是说应该不会啦!


他还是生气,瞪着我,把应该去掉!


我:不会啦!


把啦去掉!你是演台湾偶像剧吗?!


不会……


拿出点勇气说!


不会!王俊凯你是不是有病!你是在教拍戏吗?!我……


没说下去了,因为他嘴巴一撅,眼泪迅速在眼眶里打起转转,声音很委屈——你不说这么坚定,我怕你又反悔。


本爸爸吃软不吃硬的本性被摸得透透的。


本爸爸自愿献吻给儿子,本爸爸被儿子吻了个通透,本爸爸不会说被吻了多久。


反正他回家时热乎的饭菜我们是再热了一遍。






【凯源观察日记7】

关于自己是怎么穿越过来的,王俊凯进行了深刻细致的总结。


明明前一刻还在酒店的床上睡觉,睡得四仰八叉的,醒来就发现自己穿成这副倒霉相,和一个长得和王源一模一样的小孩坐在河边了,肚子周围还全是血。


而这个身体的主人,林惊羽,和发小张小凡一路逃命,在滚下悬崖时为了保护张小凡,自己受了重伤,要么,死了,要么,和自己一样,穿了。


死了,那就还好。


要是穿了,还正好穿在自己身上。


他不得不担心以王源的没心没肺,看不出那是自己怎么办。


但王源智商情商还是挺高的,应该看得出来吧。


不过万一他没看出来呢!


万一林惊羽对王源有这样那样的想法呢!


万一林惊羽特会骗人呢!


万一王源真信了他的邪呢!


那真是日了狗了!


总之在审问过张小凡关于林惊羽的品格啊性格啊爱好啊之类的问题后,王俊凯内心的焦躁平复了那么一点点。


但心里日了狗的想法还是没有平息。


因为身上这衣服太脏,穿在他身上,简直就是挑战他!


旁边就是河,水还挺干净的,洗吗……


不洗!


要洗就去客栈洗!


有钱吗?


张小凡摇头。


好吧,在河里洗。


大丈夫能伸能屈!


脱了衣服,穿着亵裤就扎水里去了的王俊凯才入水就打了个激灵,然后被草丛里钻出来的张小凡带着衣服一把拉出水,一路狂奔。


你你你干嘛?!


王俊凯冷得声音都在发抖。


他们追上来了!


张小凡头也不回。


艾玛卧槽,都在这儿待几个小时了,入水前不来,偏偏脱得只剩裤衩就来了!真是日了狗的反派!


两个人跑了一半,王俊凯边跑边穿上了衣服,甩甩头发,往后一看,黑压压的一片,看不清到底是人还是鬼,吓得他赶紧多跑了几步,跑到了张小凡前头。


黑漆漆的反派被越拉越远。


两个人一路狂奔出了崖底,瞧见前头有了人烟,终于暂且放了心。


王俊凯一放松,就倒了。


低血糖。


张小凡把他拖进一个老乡家里,看着老乡掐了他的人中。


疼!!!!!


醒了。


灌了杯糖水,稍微缓过神了。


【少侠好生帅气,这里是成都一个普通的村庄,老朽乃此村村长刘德华,欢迎二位!】


一个穿着古装的老头从门外走进来,拱手说道。


我帅气我知道……但这村长……刘德华……一定是我想错了……他的口音……有种谜之熟悉……字正腔圆的……好像那种三十几岁的大叔cv……


王俊凯也学着拱手,道,多谢爷爷相救,在下王俊凯。


村长拱手弯腰的动作仍维持着,继续开口,【我们村民风淳朴,一碗糖水,不足挂齿,只是……】


村长叹了口气。


还弯着腰拱着手。


只是?

王俊凯接着话。


只是近来有许多怪异之事发生,恐怕村中不能久留少侠,要是少侠可以帮我们斩妖除魔,那就感激不尽了!


诶诶!话风转这么快?!!!是给我布置任务吗?!!


不不不,我不行啊!王俊凯招着手,起身想扶起村长,却发现这个村长虽然干瘦,却怎么也抬不起他的手臂,仿佛,他是一具本就种在这里的木雕。


而且,越看他,越觉得眼熟。


王俊凯看了眼张小凡,觉得很奇怪,从见到这个和王源一模一样的人开始,到突然袭来的反派,再到保持一个动作拔也拔不出来的村长。


如果换了角度想,村长这个人,是为了布置任务而来,那和游戏里的npc不是一样的吗?!


npcnpcnpcnpcnpcnpcnpcnpcnpcnpcnpcnpcnpc


对了!!!!!!


他在穿越过来前一晚,点开了一个手机上突然弹出来的游戏!!!!!!!


他跳过的游戏介绍里,一晃而过两个少年侠客并肩而行的画面,一晃而过各种各样的人物介绍。


他玩了十几分钟,刚好玩到为了追查神秘反派的下落而跑到一个小山村的进度。


他和这个村长说过话,刚听完村长自我介绍,他就关掉游戏了!


怪不得!!!!!!!!


他是穿越到游戏里了!!!!!!






【爸爸滚过来30】

我当然没那么容易妥协。

经纪人打电话来说有个大戏,还告诉我媒体已经在胡乱猜测我的去向。

于是我就带着王俊凯一起回了国。

我送他去学校,他每天坚持骑自行车回家。

我保持距离,他无限靠近。

平静的表面下,暗流涌动,只是没有人,舍得掀开。

我贪恋着,不舍得再说开。

有时候想,不然就这样好了,自自然然地,等他长大,等他醒悟,等他度过这段荒唐岁月,等他给别人戴上头冠。

等他,再叫爸爸。

拍完今天的戏份后,我没有回家,在酒店里窝着休息。

他妈的电话就在这时打来了——喂。

阿舟?

嗯。

还好吗?

挺好的。

我……

你喜欢他吗?

你在说什么?

你不用回答,我其实,早就知道了。

……

我看得出来,你们对对方的特别,只是我一直没有往那个方向想。

阿舟,你听着,我们不会在一起的。

嗯?

我们,不会在一起……

你要放开他吗?

是。

可他已经对我说,非你不可了。

他会长大的,会明白,不是非我不可。

王源,我一直以为你比我聪明,能看清感情,所以能独善其身这么多年,没想到,你在感情这件事上,比我还笨。

如果我能再笨一点,永远不懂他的心思就好了。

不,你要懂。

嗯?

你必须懂,你没看到他为了找你疯成什么样子,没看到他跑来婚礼上闹成什么样子,你要是见过,你就懂了,他是真的很爱你,不愿意离开你。

……

他和我一样,对感情执着得要命。

可是……

我考虑了这么久,没跟你联系,真是对不起。

没有的事……

因为我还想自私一把,把你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抢回去。
虽然只是想想。
我啊,这辈子什么都没抓住,要是当年我有一点点的勇气,也就可以做一个单亲妈妈,好好抚养他了。

那不是你的错。

是我的错,我没遇到对的人,没坚持对的事,更没好好地照顾过他。
所以啊,我本来想抢回他来的,可是一想到这么多年,是你陪着他哭,陪着他笑,我就觉得我没有资格把他抢走了。
因为,他应该陪着你。
我昨天去学校看他了,偷偷的,他放学回家的路上骑着自行车,满脸都是期待。
我本来想不通的,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感情。
但看到他那个样子,我就明白了。
他该有多喜欢你啊,才能守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欣喜着赶回去。
我拦住他,问他还愿不愿意和我走的时候,他让我放开,放开他,也放开你。
你也知道啊,他那么倔,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啊,我也想通了,我放开他,他也放开我,以后清清楚楚地过日子。
所以啊,这不仅仅是他不要我了,我也不要他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你给我把他捡走,好好养着,不用当做是给我养,去过你们的生活。

阿舟,没那么简单的,我……

你必须捡,我告诉你,你要是跟我说年龄还是社会舆论,我就打死你。

啊?

我谈过多少恋爱,整个中国都知道,刘先生也小了我八岁,背后多少人在说我我都知道,可我们的婚礼,还是受到了大部分人的祝福。

这不一样,两个男人在一起,是不会被接受的,你明白吗?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磨磨唧唧的!你管别人怎么说呢!与其让别人舒服不如让自己舒服!我告诉你!爱了就是爱了!我儿子就是喜欢你赖着你不走了!你要是不要他了我也不会要他!你就忍心把他一个人丢在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吗?

我当然不忍心。

听好了,别管别人的想法,你给我乖乖养着他,知道了吗?

我……

还有什么理由吗?赶紧说!我要去产检了!

产检?

我怀上啦,赶紧挂了,电话有辐射你知不知道?!

哦哦,好。

记得和他好好的,不过要是不好,我也不管你们!

啊?

谁叫你把他教得那么凶,说什么不上我家户口本!

……

挂咯!

嗯。

要幸福。

你也是。



【爸爸滚过来28】

和之前三个月不一样了。


这下,心真的空了。


无论之前怎么抱着侥幸抱着希望,现在都已经被自己亲手斩断了。


关掉了手机之后,一个人坐在床上,醒了,睡了,都不会有什么让我可以思考的东西。


第五天了。


第六天了。


我想,我大概无可救药。


心是空的,记忆却钻出了窍。


有点想他总是立起来的那几根头毛,在我手里顽强地向上着的样子。


有点想他总是絮絮叨叨的话唠,每次都能让我觉得对不起他让我心软。


有点想他总是小小的手掌,和我不一样,力量却慢慢在生长。


有点想他总是散发着一点柠檬洗衣粉的味道,微弱的,强烈的。


那些关于他的触觉,听觉,嗅觉。


那些感觉。


一点一点反而时间越久,越是清晰。


七个小时十五分,他出生以后七小时十五分,我就抱着他,不知道抱得对不对,摸着他还没苏醒的脸蛋,又担心又欣喜。


五个月过三天,他发了高烧,我带着他一路奔到医院,吓得自己胃痉挛了还冒着大汗找医生。


一岁半,他跌跌撞撞地开始走路,摔在地上就气呼呼地要我抱说不走了。


三岁,他跟隔壁小朋友在小区玩受了伤,跑回家里就对我说你看,我受伤了,你不要去拍戏,留下来照顾我。


五岁他知道了我不是他爸爸。


五岁那年就不一样了。


他开始害怕。


他开始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打算,自己的不喜欢。


因为害怕被抛弃,或者说再次抛弃,就产生了更深的依赖。


大概是因为被母亲丢下,他不再愿意靠近女生。


十岁,下暴雨,他半夜爬上我的床抱紧了我就不放手。


十三岁,他跟着我去见相亲对象,回来之后不高兴了好几天。


十四岁,逛游乐场,个头已经和我差不多的他拉着我在每个设施上留下了心形情侣照。


十五岁,我生日那天,他给我唱歌,逗我开心,疯疯闹闹的,最后趁没人了就赖在我身上不肯离开。


一路上都有迹象,只是我不肯细想。


依赖很容易变成习惯,习惯了就会喜欢。


而我一直是他的依赖,理所应当成为了他的喜欢。


而我习惯了他的依赖,抱着他,就觉得,不能分开。


但不能不分开。


来自社会的,来自阿舟的,来自我父母的。


任何一方的质问,我都无法回答。


——为什么要和一个孩子在一起。


我抱紧了自己,觉得很悲凉。


我喜欢一个人,他是我一手带大的,他十六岁。


虽然我明知道,喜欢一个人怎么会管他的年龄呢。


但我不能。


我不能耽误他。


不能毁了他。









【爸爸滚过来26】

不溜是傻子。


妈个鸡,被儿子告白强吻什么的,宝宝我根本没做好准备。


所以把王俊凯骗学校去住宿,再拍了几天的客串戏后,我就换了号码溜了。


之后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我都一个人在米兰呆着,偶尔出去逛逛公园商场,而外面所有的消息由我经纪人代收,戏不忙接,广告不忙拍,做好了躲个一年半载的准备。


虽然说实话,我挺心疼我没赚到的钱的。


但这样,对我们两个人都好。


因为我既不懂得怎样拒绝他,也不能接受他。


我以为我可以淡定地躲下去。


但阿舟的电话来的时候,我还是慌了。


她问我怎么换号码不跟她说一声。


我想因为你儿子在追我啊。


但嘴上只是说有点事所以换了忘了说。


她说记得带孩子去参加婚礼,她想在婚礼上向亲戚朋友正式公布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四个男人。


一个,是她爸。


一个,是丈夫。


一个,是儿子。


一个,是我。


她说她向那个男人,也就是她即将结婚的对象刘先生告知了整件事,她不想瞒着他,他也很理解她。


她说,孩子可以回到她身边了。


我答应下来了。


虽然挂了电话,还是回不过神来。


我该怎么说。


阿舟,我很想还一个好的儿子给你。


阿舟,如果他清醒了,我就把一个好的儿子还给你。


但是,如果他仍然抱着那样的想法,我可能就不能还给你了。


因为,我和他,抱着一样的想法。


阿舟,我和你儿子一样,喜欢着对方。





【爸爸滚过来25】

——离我远点儿!


——你也没结婚,我也没结婚,凑一对不正好,躲什么?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是你爸!


——你要是跟我在一起,就用不着跟那些不认识的女人磨合,我也省了往外跑的力气,就我们两个待在家里,柴米油盐酱醋茶,春夏秋冬吃西瓜。


——吃西瓜?!


——whatever,就这个意思,吃牛肉也行。


——你起开!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好,那我问你,你才十六岁,你能分得清亲情和爱情吗?


——对我妈,爷爷奶奶,是亲情,对你,是爱情。


——……


——我喜欢你。


——你还小,你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喜欢……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想过很多次,要怎样自然地和你说开这件事情,想过,要怎么自然地让你接受,甚至想过,你要是给我一巴掌我应该怎么退后。


——别摸我脸……


——我想过一万种可能,你却在这一万个可能之外。


——什么意思?


——你害羞了,王源。


——叫爸爸。


——王源。


——叫爸爸。


——王源,你听,我叫起来是不是很顺口。


——叫爸爸。


——别挣扎了,告诉我,你的心意。


——我的心意就是你起开,滚去找个小姑娘,然后带着她回来,叫我爸爸。


——爸爸。


——嗯?


——你看,你眉头都皱起来了,还是王源好听吧?


——滚犊子,那是被你气的!


——你看着我,养到这么大的儿子,真舍得让给其他小姑娘啊?


——……


——更别说你儿子我这么高大这么好看这么有文化还这么听话这么聪明这么可爱这么智慧这么温柔这么有力气,你真的舍得啊?


——……


——况且,我又不是你真的儿子,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很清楚,我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何必呢。


——嗯?


——何必要走上那条路……


——和你走,哪条路都好。


——你现在血气方刚,正处在叛逆期,说的话可能都没有经过大脑,那条路前面的坎坷太多了,我怕你受不住。


——我知道我现在比你小,你不放心,但我是你一手带大的,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起来吧。


——你答应了?


——王俊凯,你十六岁了,正处在叛逆期,不让你拿的东西你恐怕会更加想要,但我也不能放任你去拿到,所以,去住宿。


——啊?


——我说,去住学校宿舍,暑假再回家告诉我,你的心意。


——那你呢?


——我会去拍戏。


——王源,这是考验对吧?我通过了,你就答应跟我在一起对不对?


——再说吧。


——那如果这能让你安心,我去。




【抢劫!碰瓷!2】

本喵被抓出了袋子,本喵张牙舞爪想要挣脱,被抱进一个温暖的怀里,牛奶哥哥一双眼睛盛着万分的温柔问我——【呐,小猫咪,要不要洗个澡?】


洗!


才怪!


本喵刚舔干净!别污了本喵的口水!


它喵的三十六计,不跑不是好喵!


跳!跳!跳!


跳不起来了!


本喵的后颈肉被牢牢抓住了!


牛奶哥哥仍然温柔万分,问我,【洗吗?】


不!


喵!


但本喵说了不,他又听不懂不是,于是就来到了水龙头下。


热水咕噜咕噜地冒着烟,本喵咕噜咕噜地吞着口水。


抬头,牛奶哥哥,放过本喵好不好?


本喵还小,不洗澡!


水被他一手倒在了本喵的前爪上,好烫!


本喵缩了爪子。


喵的不洗啊!不洗!


本喵亮出了牙齿!


快看!本喵锋利的牙!上面和下面都很锋利哦!


别惹本喵!


但牛奶哥哥还是很好脾气地在笑,不仅如此,还笑开了,又用手舀了点水,倒进了本喵的嘴里,还摸上了本喵的牙,说,【你龇牙咧嘴地是在示威吗?不过看起来根本就是卖萌你知不知道?】


卖萌!


本喵是最帅气的喵好不好!


本喵怎么可能卖萌!


哼!


牛奶哥哥一手托着本喵的肚子,穿过四肢,稳稳地把本喵供养在了手心。


这个姿势还挺舒服。


等等!大意了!


咕噜咕噜!


从水里探出头来时,因为水进了嘴巴,呜咽了两声,牛奶哥哥弯下了腰,看着本喵,说,【怎么,被呛到了?】


本喵点头。


牛奶哥哥就把本喵头朝下,抱得离水底远了点,,继续用水给本喵淋浴。


嗝!


有点打嗝!


嗝!


反正现在在打嗝,就不跑了。


嗝!


牛奶哥哥的手指甲修得可真好看!


嗝!


【一打嗝就乖了啊,再等等就给你擦干,啊。】


嗝!


好吧!你说了算!


吹毛的时候本喵还是打嗝,止不住地打,牛奶哥哥终于担心了,把本喵放在毛巾上,肚子朝上,四脚朝天,给本喵揉肚子。


嗝!


揉得更想打嗝了!


躲开不让他揉,还拿爪子去拦他,却被他轻轻拨开,接着揉。


嗝!


【怎么就止不住了呢,是不是早上没吃什么好的?】


是是是!


所以才来碰你的瓷嘛!


嗝!


都这么明白了怎么还不给本喵呈上好吃的!


本喵要饿死啦!


嗝!


【走吧,吃肉好不好?】


嗝!


肉!


喵!


吃肉好!


牛奶哥哥给本喵呈上了一盘好吃的肉,本喵伸出舌头小心尝了尝,看看他,再尝尝,嗯,挺好吃的嘛。


牛奶哥哥单手托腮看着本喵,摸摸本喵的头,说,【你戒备心这么强啊,放心地吃吧。】


突然,不打嗝了。


本喵埋头吃肉。


吃完肉牛奶哥哥就说去洗碗,本喵跟在他后面,小心探个脑袋去看他。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人啊。


他洗着碗,突然回头看了一下,看见是本喵,就笑了,说,【我说是什么呢,原来是你在看我啊!】


喵!


喵!


不洗碗好不好?陪喵玩。


蹭裤脚。


【乖,待会儿就陪你。】


不行,要现在陪。


【好痒啊哈哈哈!】


用爪子蹭裤脚。


喵。


喵。


【你怎么这么赖人啊?】


别的喵,都很赖人。


本喵可从来没赖过。


喵。


【是不是没吃饱?】


摇头。


喵。


陪喵玩。


【再等一会儿好不好,马上就洗完了。】


喵。


本喵几步跑开了,在厨房门口四脚朝天地躺好。


喵!


【呀!这是怎么了?】


碰瓷!


喵!


【怎么又躺成这个样子?】


碰瓷!


要人!


要你!


【还不起来了?】


喵!


快陪喵玩!


喵要你!


【快起来,地上不干净。】


拉喵一把!


哎呀怎么还不拉喵!


喵!


变成人形扑上去好了!


长手长脚地缠在他身上!


【牛奶哥哥,喵。】


【诶诶诶?!!!!】


【陪喵玩。】


【你是猫?!】


【喵。】







—— end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