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爸爸滚过来32】

一年后。


我抢过王俊凯手上的我的手机,再度停在刚才一晃而过的画面。


微博昵称【王源】


发布内容【爸爸今天又要和我穿一样的。】


附图:我的背影照一张。


Excuse me ?!!!!!


是谁一大早说要穿昨天一起买的衣服!!!!!


是谁拉着我套上的?!!!!!


是谁?!!!!!!


王俊凯笑得虎牙很是肆意,一把揽过我,说,哎呀,都是小事,不要care这些细节嘛!来,笑一个!


咔擦!


自拍落成。


他放大看了看,再拿给我远远看一眼,说,这张很适合洗出来挂墙上。


我赶紧伸出手去抢,开什么玩笑!我在翻白眼啊!


白活了这么多年,儿子不仅比我高,还比我有力气,我竟然抢不过他,还被他一把按在胸口,托着屁股抱了起来。


咳咳。


他把手机往后一扔,摸摸我的脑袋,说,看吧,比你高才可以,保护你。


明明是欺负!!!


放开我!!!






夜里,两个人相对着睡觉,他突然伸出手来抱着我,像抱小孩子一样,也像挤汤圆一样。


我叫他放开,快九月的重庆,开着空调也tm很热啊喂。


但他不说话,继续抱着,继续挤。


良久,他出声了——有点难受。


我问他,哪儿难受?


他说,下面。


我意识到了什么,可他还没成年。


我说,那你放开我点。


他没说话,像是在忍,也没动作。


我往外挣扎,趁他一松懈,就爬到了床的边缘。


他本来就因为压抑着有些喑哑的声音更加喑哑,说,王源,你过来。


不会有好事的,我知道,我摇头。


他说,你不疼我了是不是,想起来我好悲惨啊,生下来妈妈就不要我了,连亲生老爸是谁都不知道,一个人孤孤单单,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你了,你竟然也不疼我了,我这么难受你还离这么远,我的心好痛啊。


话唠,你够了,我举起了手掌。


他说,不够,一点也不够。


我打断他——那你想要什么?


我以为他会说想要这样那样,但他只是眼睛一亮,笑得十分和煦,朝我招手,像诱拐未成年一样,说,你过来嘛。


不要。

我非常坚定地摇头。


和他谈了一年的恋爱,被叫滚过去无数次,太丢本爸爸的脸了,本爸爸今晚要坚持反抗暴政,绝不屈服于淫威。


我十分非常特别坚定地摇了头。


滚过来!——他表情严肃。


卧槽!我是那么容易屈服的吗?!


我快速爬下床,想往外跑,谁知他大长腿迈了几步,两三秒就拦截在我面前,把门堵得严严实实了。


王源,我明天十八岁了,你就没有什么表示?

他低头看我,一脸的笑意。


我讪笑,有,有啊,明天才能给你!


他摇头,说,我都成年了,礼物要我自己来定。


孩子大了不由爹。


本爸爸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停不下来。


他手一伸,将我揽进怀里,另一个扑通扑通的心脏在我耳边响起。


两颗扑通扑通的心脏贴得十分严实。


他低头笑得十分撩拨。


本爸爸纵横影视界十几年,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撩得面红耳赤。


我想要的礼物,是你。

说完这句,他强势地吻下来……


咳咳。


以下画面,少儿不宜。





话说每次王俊凯说滚过来,大部分却都是他奔向我诶。


科科。




—— end


【爸爸滚过来31】

很难得做了一顿大餐,几个月没好好做饭,手都有些生了。


等儿子回来的时间漫长得很,看着时钟,就在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年龄,性别,还有社会舆论,我早就知道都是狗屁。


我一直后退的原因是,这个儿子终归不算是我的,我没有权利没有资格去拥有他的一生,我一直觉得我最后要把他还给他妈妈,一直这样觉得。


但他妈不要他了。


这样帅气可爱聪明能干会撒娇的儿子,她不要了,给我了。


我有些幸灾乐祸。


他到门口的声音我听了无数遍,他放进钥匙的声音我听了无数遍,他打开门的声音我听了无数遍,没有哪一遍,会像今天这遍这样让我深刻,让我期盼。


回来了,我看着他。


他也看着我,脱鞋子的动作顿了一下,大概是没反应过来我竟然如此正常地欢迎着他,但他还是回了句,嗯。


然后加了句,你今天收工挺早啊。


我过去接他手里的包,他顿了一下,递给我,看着我放包。


我没有表现出多么欢喜,也没有表现出多么悲伤。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我向他招手,说,快进来。


他几步走过来,低头看着我。


我伸手想触碰他的头发,软软的,触感很好,却好久没有碰过了。


他往后缩了一下,然后蹲了点,让我摸。


我和他眼睛齐平,鼻子齐平,嘴巴齐平。


我想起无数个日夜里,他看着我,叫我的名字,抓着我,抱着我的时候,他的眼睛,总是这样好看。


单单是看着,就觉得无法清醒。


我说,小孩,你才十六岁,以后可以照顾我吗?


他愣了挺久,久得我都觉得他快蹲麻小腿,他却突然径直抱起我来,说,可以,可以!


小伙子力气挺大,肌肉也挺实在嘛。


我被他的动作吓得脸一红,示意他放我下来。


他乖乖照做,但还没放手,环着我的腰。


老脸这下真的要红透了。


因为他再度蹲了点下来,亲了我一口。


想好了?

他问。


嗯,想好了。

我回。


不会反悔吧?

他皱着眉头问。


应该……

我皱着眉头回。


他脸一黑,冲着刚才亲过的地方就咬了一口,说,你敢反悔!


我捂着嘴巴,说,喔是说应该不会啦!


他还是生气,瞪着我,把应该去掉!


我:不会啦!


把啦去掉!你是演台湾偶像剧吗?!


不会……


拿出点勇气说!


不会!王俊凯你是不是有病!你是在教拍戏吗?!我……


没说下去了,因为他嘴巴一撅,眼泪迅速在眼眶里打起转转,声音很委屈——你不说这么坚定,我怕你又反悔。


本爸爸吃软不吃硬的本性被摸得透透的。


本爸爸自愿献吻给儿子,本爸爸被儿子吻了个通透,本爸爸不会说被吻了多久。


反正他回家时热乎的饭菜我们是再热了一遍。






【爸爸滚过来30】

我当然没那么容易妥协。

经纪人打电话来说有个大戏,还告诉我媒体已经在胡乱猜测我的去向。

于是我就带着王俊凯一起回了国。

我送他去学校,他每天坚持骑自行车回家。

我保持距离,他无限靠近。

平静的表面下,暗流涌动,只是没有人,舍得掀开。

我贪恋着,不舍得再说开。

有时候想,不然就这样好了,自自然然地,等他长大,等他醒悟,等他度过这段荒唐岁月,等他给别人戴上头冠。

等他,再叫爸爸。

拍完今天的戏份后,我没有回家,在酒店里窝着休息。

他妈的电话就在这时打来了——喂。

阿舟?

嗯。

还好吗?

挺好的。

我……

你喜欢他吗?

你在说什么?

你不用回答,我其实,早就知道了。

……

我看得出来,你们对对方的特别,只是我一直没有往那个方向想。

阿舟,你听着,我们不会在一起的。

嗯?

我们,不会在一起……

你要放开他吗?

是。

可他已经对我说,非你不可了。

他会长大的,会明白,不是非我不可。

王源,我一直以为你比我聪明,能看清感情,所以能独善其身这么多年,没想到,你在感情这件事上,比我还笨。

如果我能再笨一点,永远不懂他的心思就好了。

不,你要懂。

嗯?

你必须懂,你没看到他为了找你疯成什么样子,没看到他跑来婚礼上闹成什么样子,你要是见过,你就懂了,他是真的很爱你,不愿意离开你。

……

他和我一样,对感情执着得要命。

可是……

我考虑了这么久,没跟你联系,真是对不起。

没有的事……

因为我还想自私一把,把你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抢回去。
虽然只是想想。
我啊,这辈子什么都没抓住,要是当年我有一点点的勇气,也就可以做一个单亲妈妈,好好抚养他了。

那不是你的错。

是我的错,我没遇到对的人,没坚持对的事,更没好好地照顾过他。
所以啊,我本来想抢回他来的,可是一想到这么多年,是你陪着他哭,陪着他笑,我就觉得我没有资格把他抢走了。
因为,他应该陪着你。
我昨天去学校看他了,偷偷的,他放学回家的路上骑着自行车,满脸都是期待。
我本来想不通的,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感情。
但看到他那个样子,我就明白了。
他该有多喜欢你啊,才能守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欣喜着赶回去。
我拦住他,问他还愿不愿意和我走的时候,他让我放开,放开他,也放开你。
你也知道啊,他那么倔,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啊,我也想通了,我放开他,他也放开我,以后清清楚楚地过日子。
所以啊,这不仅仅是他不要我了,我也不要他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你给我把他捡走,好好养着,不用当做是给我养,去过你们的生活。

阿舟,没那么简单的,我……

你必须捡,我告诉你,你要是跟我说年龄还是社会舆论,我就打死你。

啊?

我谈过多少恋爱,整个中国都知道,刘先生也小了我八岁,背后多少人在说我我都知道,可我们的婚礼,还是受到了大部分人的祝福。

这不一样,两个男人在一起,是不会被接受的,你明白吗?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磨磨唧唧的!你管别人怎么说呢!与其让别人舒服不如让自己舒服!我告诉你!爱了就是爱了!我儿子就是喜欢你赖着你不走了!你要是不要他了我也不会要他!你就忍心把他一个人丢在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吗?

我当然不忍心。

听好了,别管别人的想法,你给我乖乖养着他,知道了吗?

我……

还有什么理由吗?赶紧说!我要去产检了!

产检?

我怀上啦,赶紧挂了,电话有辐射你知不知道?!

哦哦,好。

记得和他好好的,不过要是不好,我也不管你们!

啊?

谁叫你把他教得那么凶,说什么不上我家户口本!

……

挂咯!

嗯。

要幸福。

你也是。



【爸爸滚过来29】

外面的世界闹成了一团麻的时候,我仍然待在米兰,一个人。


我一直以为不会有人闹到我这里来。


正如我一直以为我这个三四线的粉丝不多的男明星是可以隐遁的。


但我以为的不一定是我以为的。


网上有人爆出了我在米兰街头的照片。


开始有粉丝三天两头地跑来找我。


我的隐遁变成了公开。


所以王俊凯终于找到了我。


我关门的速度比他眨眼的速度还快,关上之后就用背抵着门,生怕他冲破这扇门闯进来。


他叹了口气,透过坚实的木门,余下的尾音戳到了我心口,他说,开门,让我看看。


看什么,他不说。


所以我不敢说话。


他的声音清晰起来——王源,你真舍得不要我啦?


嗯。


不要了。


我没说出来。


他敲了一下门,接着说,我告诉你,你不在的时候,我妈结婚了,我一个人去了,祝她永远幸福,也祝她早生贵子,祝她此生永远不会和我有一个户口本的关系。


他不要他妈了?


我不忍心了,问,那她,怎么样?


感觉有很深很深的负罪感,感觉是我造成了这一切。


她还能怎么样,还不是和那个男人结了。


上一句还语气决绝,好像说的事和自己没有分毫关系,下一句就声音软糯起来——诶,王源,我坐飞机一路过来,已经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你忍心饿着我啊,让我进去嘛。


又来了。


转换语气和情绪总是这样顺手。


我不想理他。


可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啊,他能受得住吗,他还有低血糖,刚才好像是看到他嘴唇有些泛白。


总之我的坚定有些软化。


但转念一想,说好不耽误他,就还是别开了。


外面声音安静了几秒,再度响起时,是他锥心的话—— 王源,问了她,你就不管我了是吗,你总是这样,考虑好,照顾好身边每一个人,就是不考虑你自己,不考虑让你自己得到些什么!你以为你很伟大吗!你这是自私!你一个人痛苦地躲在这里,你以为你这样就是照顾到了每一个人,你以为你伟大得很光荣吗!


是啊,我习惯这样了,你不喜欢,可以走的。


你也喜欢我,为什么就不能稍微为自己考虑一下未来,考虑一下和我在一起,考虑一下抛开那些东西!


如果抛得开,就不是我了。


他生气了。


他大概是用拳头在锤门,一下下的,叫我开门,叫我和他当面说清楚。


我不想开。


但他说,说清楚了,我就走。


这句的语气是真的。


继续让他敲门还是让他进来,我选择了后者。


大不了筑一个防备,怎样说我都不打开。


门一开,他就将我抱进了怀里,脸颊挨上来,蹭得很用力,两条手臂从背上滑到腰上,几乎要把我抱得提起来。


我自然大力挣扎。


也自然没用。


他开始哭,我看不到,只是感觉有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脸,我的锁骨,一路湿哒哒地浸湿我的衣服。


我想揉揉他的头发,但浑身僵硬。


我尽力调整自己的语气,看着他身后突然出现的几个女粉丝,冷静地说道,别哭了,先进来。


两个人挪进了屋里。


关上门,还是哭。


十六岁了,跟六岁似的,当着纯粹的哭包。


他抽泣着开始说话,说他从学校出来就找我,说他跑去我爸那里找我,说他到处问我的号码,说他以为自己被抛弃了,说他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家,有多害怕。


好像刚才质问我的那个生气的他不见了。


我的儿子,十六岁,从小傲娇,敏感,热血着长大,第一次哭得这么难看,语气里全是埋怨。


我不敢说话了。


心里的防备被泪水击溃,碎得只剩断壁残垣。


我沉默着让他哭完,沉默着做了饭,沉默地看他吃饭。


他吃饭的时候给我指嘴巴里长了智齿让我看,找了好几个话题,看我还是不说话,终于放了筷子,表情沉重起来——还是要说啊。


其实不用说,我也开口,你吃完饭就回国去。


我的胃开始痉挛。


他把手伸过来,握住我的手,说,可是我还是更喜欢,你的手。


骨节分明。


他用了这个词。


我抽回手来。


他不在意,托腮看着我,说,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放弃我呢?


为了不受那些我没办法回答的质问,为了我不毁了你的一生,更为了,你。


我知道以上都是狗屁,我还是这样对他说了。


他笑了,坐直了,仍旧看着我,说,这些都不是什么能阻拦我们的东西,还有别的理由吗?


两个人像坐在谈判桌的两边,在把感情放在桌上衡量。


我说完我的理由,他觉得统统都是狗屁。


合情合理,却是狗屁。


总之他没走。


早上赖在我的床头,照旧蹭着我。


漱口的时候,伸出自己的牙刷要牙膏。


吐司弹出来的时候,快我一步去接住。


好像一切都和原来一样,只是场景从家里挪到了这里。


我端牛奶的手一晃,差点恍惚起来。


我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我只知道,他硬来,我会反抗,他软着,我会退步。


他拿捏着我的心态,我配合他演着这出戏。


十几个小时里,两个人都默契十足。


直到他把嘴巴贴上来,要出演爱情片时,我才意识到上一出戏的落幕。


炸了,都炸了吧,感官和情绪,还有什么,都炸了吧。


被撩拨,被触摸,被抹去意志力。


推开他的嘴,又落入他的怀抱,听到他说,不要挣扎了好不好?


带着哭腔。


断壁残垣也要被夷平了。


不考虑那些东西,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他这样问我。


心里有一万个好字。


有一万种想法,想就这样不放开,就这样回抱他,就这样不松手。


那个肩膀,那个胸膛,那个肩窝,只要我踏出这一步,就都是我的。


这不也是你一直以来的想法吗。


这个肉团子,是你的啊。


王源,你还要胆小懦弱到什么时候。




【爸爸滚过来28】

和之前三个月不一样了。


这下,心真的空了。


无论之前怎么抱着侥幸抱着希望,现在都已经被自己亲手斩断了。


关掉了手机之后,一个人坐在床上,醒了,睡了,都不会有什么让我可以思考的东西。


第五天了。


第六天了。


我想,我大概无可救药。


心是空的,记忆却钻出了窍。


有点想他总是立起来的那几根头毛,在我手里顽强地向上着的样子。


有点想他总是絮絮叨叨的话唠,每次都能让我觉得对不起他让我心软。


有点想他总是小小的手掌,和我不一样,力量却慢慢在生长。


有点想他总是散发着一点柠檬洗衣粉的味道,微弱的,强烈的。


那些关于他的触觉,听觉,嗅觉。


那些感觉。


一点一点反而时间越久,越是清晰。


七个小时十五分,他出生以后七小时十五分,我就抱着他,不知道抱得对不对,摸着他还没苏醒的脸蛋,又担心又欣喜。


五个月过三天,他发了高烧,我带着他一路奔到医院,吓得自己胃痉挛了还冒着大汗找医生。


一岁半,他跌跌撞撞地开始走路,摔在地上就气呼呼地要我抱说不走了。


三岁,他跟隔壁小朋友在小区玩受了伤,跑回家里就对我说你看,我受伤了,你不要去拍戏,留下来照顾我。


五岁他知道了我不是他爸爸。


五岁那年就不一样了。


他开始害怕。


他开始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打算,自己的不喜欢。


因为害怕被抛弃,或者说再次抛弃,就产生了更深的依赖。


大概是因为被母亲丢下,他不再愿意靠近女生。


十岁,下暴雨,他半夜爬上我的床抱紧了我就不放手。


十三岁,他跟着我去见相亲对象,回来之后不高兴了好几天。


十四岁,逛游乐场,个头已经和我差不多的他拉着我在每个设施上留下了心形情侣照。


十五岁,我生日那天,他给我唱歌,逗我开心,疯疯闹闹的,最后趁没人了就赖在我身上不肯离开。


一路上都有迹象,只是我不肯细想。


依赖很容易变成习惯,习惯了就会喜欢。


而我一直是他的依赖,理所应当成为了他的喜欢。


而我习惯了他的依赖,抱着他,就觉得,不能分开。


但不能不分开。


来自社会的,来自阿舟的,来自我父母的。


任何一方的质问,我都无法回答。


——为什么要和一个孩子在一起。


我抱紧了自己,觉得很悲凉。


我喜欢一个人,他是我一手带大的,他十六岁。


虽然我明知道,喜欢一个人怎么会管他的年龄呢。


但我不能。


我不能耽误他。


不能毁了他。









【爸爸滚过来27】

还是给儿子打了电话,按下那串背得比自己的号码还熟的数字,嘀第一声的时候害怕得手都开始抖,心里跟敲鼓似的,止也止不住。


有点怕他不接。


有点怕他接了一听见是我的声音就生气不理就挂了。


有点怕他会冷冷地对我说话。


有点怕。


想了很多让我害怕的可能。


就是不觉得可能他会一如既往地叫我爸爸,开玩笑似的跟我说,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王源你能更有点出息吗。


嘀完第一声就接了,那边是他没什么感情的声音——喂?


我叫他的名字。


他那边传来一声杂响,然后安静下来,他语气有些急迫,问,王源,你在哪儿!


我说,你想好了吗?


他不回答,还是问我,告诉我,你在哪儿?


我也不回答他。


两个人之间流动了两秒的僵硬,寂静。


我早该知道,以他的性格,说什么就是什么。


但我心里突然像有只蚂蚁,膨胀着,爬着,然后拿尖利的齿,在细微地啮咬着,小小地撕裂开柔软的心脏的肉,刚开始算不上疼,膨胀大了,撕裂的伤口就带着疼痛也放大了。


是我带的你。


是我的责任。


我不该由着你。


这么多年,我不该那样待你。


给你越雷池的机会,给我遐想的空间。


不该那样的。


从你没有叫我爸爸那一步开始,就错了。


我突然恐慌起来。


在没有听到他声音之前尽力不让自己去想的事情现在全都一股脑地涌过来。


他才十六岁啊。


他还没成年啊。


他应该跟着青春一路奔跑肆意着,一路不知归路的。


他应该拥有自己的未来,拥有自己的家庭的。


他应该喜欢女生的。


都是我。


如果一开始没有纵容,没有心软,没有给他任何他想要的,如果一开始没有舍不得,没有觉得他就是我的,没有不想放开的想法,没有觉得,有他真好。


每一次的纵容,都给了他机会。


也给了自己机会。


王源,说到底,是你把他带到这条路上。


你脱不了干系。


都是你的错。


是你让这件事有了开始的机会。


你要怎么向阿舟交代。


人家把一个好好的孩子交给了你。


你要怎么还一个好好的孩子。


如果,这辈子都不牵扯,会不会好。


让他找不到我。


让我不见到他。


手机那头,他开口在说什么,很急迫的样子,可是我听不进去了。


什么婚礼,什么暑假,什么儿子,我统统不要了。


我从一开始,就不该和他扯上关系。


让他妈妈把他带回去就好了。


就和戒烟一样,没有了,就自然戒掉了。


我不听了。


我挂了电话。


他还没有我这么深。


他还有救。


他要戒掉。



【爸爸滚过来26】

不溜是傻子。


妈个鸡,被儿子告白强吻什么的,宝宝我根本没做好准备。


所以把王俊凯骗学校去住宿,再拍了几天的客串戏后,我就换了号码溜了。


之后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我都一个人在米兰呆着,偶尔出去逛逛公园商场,而外面所有的消息由我经纪人代收,戏不忙接,广告不忙拍,做好了躲个一年半载的准备。


虽然说实话,我挺心疼我没赚到的钱的。


但这样,对我们两个人都好。


因为我既不懂得怎样拒绝他,也不能接受他。


我以为我可以淡定地躲下去。


但阿舟的电话来的时候,我还是慌了。


她问我怎么换号码不跟她说一声。


我想因为你儿子在追我啊。


但嘴上只是说有点事所以换了忘了说。


她说记得带孩子去参加婚礼,她想在婚礼上向亲戚朋友正式公布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四个男人。


一个,是她爸。


一个,是丈夫。


一个,是儿子。


一个,是我。


她说她向那个男人,也就是她即将结婚的对象刘先生告知了整件事,她不想瞒着他,他也很理解她。


她说,孩子可以回到她身边了。


我答应下来了。


虽然挂了电话,还是回不过神来。


我该怎么说。


阿舟,我很想还一个好的儿子给你。


阿舟,如果他清醒了,我就把一个好的儿子还给你。


但是,如果他仍然抱着那样的想法,我可能就不能还给你了。


因为,我和他,抱着一样的想法。


阿舟,我和你儿子一样,喜欢着对方。





【爸爸滚过来25】

——离我远点儿!


——你也没结婚,我也没结婚,凑一对不正好,躲什么?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是你爸!


——你要是跟我在一起,就用不着跟那些不认识的女人磨合,我也省了往外跑的力气,就我们两个待在家里,柴米油盐酱醋茶,春夏秋冬吃西瓜。


——吃西瓜?!


——whatever,就这个意思,吃牛肉也行。


——你起开!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好,那我问你,你才十六岁,你能分得清亲情和爱情吗?


——对我妈,爷爷奶奶,是亲情,对你,是爱情。


——……


——我喜欢你。


——你还小,你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喜欢……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想过很多次,要怎样自然地和你说开这件事情,想过,要怎么自然地让你接受,甚至想过,你要是给我一巴掌我应该怎么退后。


——别摸我脸……


——我想过一万种可能,你却在这一万个可能之外。


——什么意思?


——你害羞了,王源。


——叫爸爸。


——王源。


——叫爸爸。


——王源,你听,我叫起来是不是很顺口。


——叫爸爸。


——别挣扎了,告诉我,你的心意。


——我的心意就是你起开,滚去找个小姑娘,然后带着她回来,叫我爸爸。


——爸爸。


——嗯?


——你看,你眉头都皱起来了,还是王源好听吧?


——滚犊子,那是被你气的!


——你看着我,养到这么大的儿子,真舍得让给其他小姑娘啊?


——……


——更别说你儿子我这么高大这么好看这么有文化还这么听话这么聪明这么可爱这么智慧这么温柔这么有力气,你真的舍得啊?


——……


——况且,我又不是你真的儿子,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很清楚,我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何必呢。


——嗯?


——何必要走上那条路……


——和你走,哪条路都好。


——你现在血气方刚,正处在叛逆期,说的话可能都没有经过大脑,那条路前面的坎坷太多了,我怕你受不住。


——我知道我现在比你小,你不放心,但我是你一手带大的,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起来吧。


——你答应了?


——王俊凯,你十六岁了,正处在叛逆期,不让你拿的东西你恐怕会更加想要,但我也不能放任你去拿到,所以,去住宿。


——啊?


——我说,去住学校宿舍,暑假再回家告诉我,你的心意。


——那你呢?


——我会去拍戏。


——王源,这是考验对吧?我通过了,你就答应跟我在一起对不对?


——再说吧。


——那如果这能让你安心,我去。




【爸爸滚过来24】

阿舟的电话打来时,儿子还在看电视,放的是动画片,正播到最搞笑的一幕。

我把电话挂了,撑起一个笑,说,王俊凯,你妈要结婚了。

总觉得,兜兜转转,十几年了,在娱乐圈里从小女孩成长到现在,那个我最好的朋友终于要结婚了,我却没有那么高兴。

因为,儿子瞬间呆了,僵直了背,半天,说了个哦。

电视里的笑声突然变得刺耳。

还没有化解母亲和孩子间的疏离,无论什么声音,都不好笑,都让人烦躁。

总之婚礼邀请了我们。



晚饭是我做的。

挑来挑去,没吃几口,儿子就说要洗洗睡了。

我洗完碗出来,看见他呆呆地站在浴室前,眼睛盯着墙上,那幅他妈从米兰带回来的画,看了好几秒。

夜里风突然大起来,吹得很响。

我睡不着,起来去看儿子睡着没有。

门一看,儿子坐在床上,就穿了单薄的睡衣,眼神定定地,不知道在看什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舟十八岁踏进娱乐圈,第一年就遇到一个男人,把所有的青春和炽烈都给了那个男人,一开始是幸福的,时间长了,就发现幸福的表面下全是分歧,两个人分手后,阿舟才发现自己有了孩子,可她的事业也在这时候才有了起色,如果未婚先孕的消息爆出去,可想而知,对任何女明星,都是莫大的打击。

但她也不舍得这个孩子,第一次恋爱,第一次炽烈,她想生下来。

我和阿舟是拍戏认识的。

一部小电影,我演男三号,她演女二号。

我和她一起从高架上往下跳,我抓着她的手。

我们跳了七八次导演也不满意。

她手心里全是汗。

我安慰她,让她别怕,有我在。

那时候我们已经很照顾对方了。

然后她满头的汗,转过来对我说话,声音都在颤抖,她说,我肚子里有个孩子,王源。

然后那次,我们跳过了。




世上所有的东西,都是由零散的部件组成的。

就像沙漠里的沙,高山上的石,和人的情。

儿子对阿舟的感情,多半是埋怨,怨她生了不曾养育,怨她总是为了事业和别的男人不曾对自己多加关心,怨她离开他的身边。

他也知道他母亲的执着,对事业,对爱情,总是一往无前,总是莽撞勇敢,即使,这样会遍体鳞伤,会孤单。

但亲情还没堆砌成形,爱情又再次阻拦了行动。

他还是个孩子,对此手足无措也是必然的。

而我,始终是个旁观者。

我正要关上门,儿子突然开口——别走。

我愣了一瞬,本来想他自己冷静想想,被这一声软软的别走勾了心尖,再不能转身。

于是脱了鞋,上床,把儿子揽进怀里,说,睡吧,不想那么多。

儿子背脊冰凉,在被窝里渐渐回暖,但额头还是有点烫,这样高大的个子,缩在我怀里,像回到了小时候。

睡得迷迷糊糊,还是在半夜醒了。

儿子睡得不安分,有些烧了,我再摸了摸额头,赶紧要下床去拿体温计和热水来,被儿子一把拉住。

夜色很深,窗外的风意外地安静了不少,我被王俊凯拉回了床上,堵上了嘴唇,还向着口腔里摸索探寻,不能停止。

这不是父子间该有的!

我想推开他,但他力气实在是大,箍得紧紧的,丝毫算不得是个高烧病人。

我咬他,推他,禁止他向里面的探寻,终于在被吃个通透后得到了成效。

王俊凯亲完我,倒下去睡了!

卧槽!

无论我怎么拍打,他就是不醒!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我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冷静了一下,把嘴巴上他带来的感觉都统统用强大的意志力忘掉忘掉。

他还发着烧,大概是晕头转向的,以为我是哪个小姑娘,对,一定是这样!

即使内心有一万个想对王俊凯动手的想法,我还是先认命地给他退了烧。

第二天一早,我坐在他床边,等他醒。

要好好问问了,昨晚是为什么要亲我。

等时针转到九点四十五,王俊凯才带着病后的虚弱醒过来,瞧见我穿着围裙盯着他,一把扑上来,就开始喊,爸,你怎么来了?做早饭了吗?

诶!诶!诶!

为什么他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所以是只有我一个人记得吗?!

发高烧会失忆吗?!

又不是喝酒!

我指着他,顿时觉得这张脸实在是欠揍——你知道你昨晚做什么了吗?!你亲了我!

他握住我指他的手,一脸的迷茫,我亲了你?昨晚?怎么亲的?这样?

说着他就一口闷上来了,又很快撤回去。

我捂着嘴,气得快要冒烟了,怎么又亲了一下!

不是这样!是吻!

他看着我,重复了一遍,吻?

我正要再说话,他借着握我的手,将我一把拉进怀里,整张脸盖下来,快速伸进我嘴里纠缠了一下我没来得及缩回去的舌头,起身时一脸的得意——你是说,这样?

他没有失忆!

他故意的!

他都知道!

我更生气了,直起身体——你知道你是在做什么吗?!

他点头,伸手拉扯我的围裙边,知道啊,就是知道才会亲嘛!

卧槽!

我拍开他的手,说,我是你爸!

他耸耸肩,你才不是我爸。

我说,我是男的!

他无所谓地一笑,那又怎样。

我说,王俊凯你认真一点,告诉我,是不是叛逆期到了?!

他向我招手,说,你过来。

我不要。

他笑开了,说,你怕什么。

我回他,怕禽兽。

他白了我一眼,说,滚过来!






【爸爸滚过来23】

儿子对着我手机里迎来送往的各种新年祝福短信研究了半天,从沙发里抬起头来,说,诶,王源,好多人给你发祝福呀。

我说是啊,怎么了。

他说,你给爷爷奶奶发了吗?

因为拍戏,我带着放寒假的王俊凯跑到了剧组住,刚和剧组人员吃过年夜饭,两个大老爷们窝在酒店房间里,还没来得及给家里两个老人送句新年祝福。

我说,没呢。

他把手机赶紧丢给我,说,快发!

等我发完了,他又问我,那你要不要我祝福?

我兴致一来,说,对啊,我一把屎一把尿地养大了你,你是该跟我说啊!

儿子想了想,很认真地对我说,新的一年,又老一岁,又单一年,我的爸爸王源,还是一个单身王老五,祝你早点脱单,不要连累我。

……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