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我的室友也姓王36】

王俊凯是有些贴心的。

不过他的贴心中总夹杂着一些其他什么东西。

比如公交车上让我坐下时会说他今天尊老爱幼。

……

我刚刚打包好自己所有的行李,被胖子一个电话叫到了外面,他说帮他看样东西。

关键是他还不告诉我是什么东西,自己也不出现,只从电话里指示我该怎么走。

我上了公交车一路走啊走,就在想,胖子不会是骗了哪个小姑娘,然后诓我去做不好的事吧……

还是他中了五百万彩票,给我买了套房子……

或者他开公司的堂叔要他推荐一个建筑系的天才???

总之一路没底。

最后到了门口,敲门。

开门的,是王俊凯。

王俊凯在我看不到的时候搞了套二手房!

他早就找到工作了,并且狂接case,和胖子联手骗我,把房子重新装修了一遍!

套路深。

我听完之后,不禁骂了句,靠!

王俊凯把我从背后一搂紧,问我,你老师教过你讲文明没有!

说完咬在我后脖子上,加了一句,替你老师教训你。

……

房子是二手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墙面刷过之后看起来跟新的一样,就是没什么家具,有些空荡荡的。

特别是卧室,床垫上只有张席子。

王俊凯指着席子说,我没回学校的时候,都在这里暂时挤挤,毕业照那天你一直催我,床单和被子就没买成,所以,今天,你跟我一起买。

他说话的转折太多,既解释了很多我之前不知道的事情,又不容我细想,提出下一件事来,连过来看这个房子,也拜托胖子打的电话,一路瞒着我,好给我最大的惊喜。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相比之下,我做的太少了。

王俊凯把下巴抵在我的肩窝里,用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环抱住我,语气坚定,说,王源,你做的很多,你不知道你有多好,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在遇到你之前,我不明白这个世界运行的意义,不清楚自己存在的价值,也不想要去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业,我很迷茫,可是,你那么认真,对周围的一切都抱着无比大的兴趣和善意,是你感染了我,让我成为现在的自己,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没那么无聊。我想,我在这里,就是为了来爱你。





—— end

【我的室友也姓王35】

今天王姓室友出门很早,拉我起来亲了一口,很是惆怅且恋恋不舍地走了。

离打包东西永远滚出宿舍还有两天,我因为准备毕业论文的事情一直没有好好休息,就赖在宿舍补大觉,连工作也不急着找。

但睡到十一点半,就被他一个短信吵醒——【起床了没,太阳晒不起床的傻子了。】

【哦,起来了。】

然后蒙头再睡下,没过几分钟,又是一个短信【你都不关心我现在到哪儿了…】

【所以呢,你到哪儿了?】

【会堂了。】

通知他面试的是家大公司,还有自己的会堂。

他昨晚也说过不紧张,所以我很愉快地陪他玩到十二点,然后很愉快地睡到现在。

【空调太冷了QAQ】

【谁叫你只穿衬衣…】

【我62号,前面还有61个人。】

【嗯。】

【你起来了没?】

【起来了。】

我翻个身,揉揉眼睛。

【书桌上给你的烤肠面包,吃了没,别被胖子偷吃了!】

我伸出半个身子往桌上看去,恩,已经没了。

【我吃了。】

【我……以后告诉你。】

【什么事?】

【以后告诉你。】

【……】

穿好衣服坐在床边,睡得迷迷糊糊的脑子才慢慢清醒了。

三个人的寝室,现在这个时间,只有一个人在。

生锈了很多年的水龙头,

天花板上永远吹不到我们的小小风扇,

床底下社团活动遗留的工具,

胖子被水浸湿了一个角后没洗发霉了的衣服,

两个人睡上来就嘎吱嘎吱响的破床,

偷了第二颗纽扣的白衬衣,

停电时打过的扑克……

什么都还在。

也即将什么都不在了。

每时每刻都在提醒自己这件事情,也每时每刻都想要忘记。

因为不知道,踏出这个一直保护我们的地方,以后的人生,会怎样。

也许,会变得更好。

也许,会变得不像自己。

也许,会茫然地浑浑噩噩。

也不知道,能和他走到哪一步。

我从没经历过爱情,只有父母做我的借鉴,可因为我们性别的相同,又与我的借鉴不能做完全比对。

到现在的每一步,都建立在物质的安稳上,精神的安定上,可一旦踏出这个范围,面对陌生而庞大的世界,我们,还能够坚持吗。



【我的室友也姓王34】

我们毕业了。

拿毕业证前好几天,王姓室友都早出晚归,吩咐我帮他领东西,帮他办手续,还美其名曰家属义务。

谁要当一个基本看不见他的家属啊!

生气!

为了找工作,他从期中就开始奔波,这两天收到很多面试通知,虽然具体多累他不说,可一脱西装,里头就是湿透的衬衣。

正好又是夏天,他晒得跟挖了煤似的。

上午八点领证后,我穿好学士服站在学校最大的雕像下面等他。

同学们陆陆续续到齐,一个个摆弄着衣服,整齐站成五排,好几个问我王俊凯还来不来了。

我点头,“马上就来马上!”

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喂,昨天说过的,九点半拍照,你不会是忘记了吧?”

他在那头很平静,“没忘,你帮我把学士服领了。”

我说,“你不来怎么办……”

他笑了,“我尽量。”

其实拍完毕业照,以后就不知道能不能再和这里的人全部重聚了,我不想留下什么遗憾,也不想让王俊凯留下什么遗憾,于是有些埋怨他,“大家都在等你,工作后面再找也行啊。”

他默了一瞬,说,“恩,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路上小心。”

“恩。”

他到的时候仍旧穿的是西装,远远见到我之后跑了几步,开始脱外套。

我帮他穿上学士服,戴好帽子,摄影师就叫我们入列。

在第一排的掩护下,王姓室友悄悄牵起我的右手,有些微湿的掌心热乎乎的,我猝不及防,有些害怕被人看到,就扭捏了两下手指,想叫他放开。

摄影师却在这时招手道,“准备——三,二,一!”

王姓室友倒是放开了手,一把搂了我的腰,将我揽进怀里。

于是毕业照上,所有人都很正经,只有我,一脸吃惊地趴在王姓室友的怀里。

胖子去找系花拍照,一脸意味深长地自觉退出剩下的拍照活动。

王姓室友说今天这个公司一般,就不面了,陪我拍照。

哼唧。

可以。

我拍他,他拍我。

教室,操场,图书馆,体育馆,科技楼。

每一个地方都有我们的回忆,像刚刚发生过,鲜活明亮着。

青春,就这样走了。

好像什么都不剩。

我爬上操场的栏杆,晃着双腿,看周围的学弟学妹,看操场的草坪,看上空的白云,还有。

还有,王姓室友。

他站在一旁,突然递上一瓶水来,我喝了口,低头还给他时发现他转了过来,把放在操场上的目光投向我,从下至上,眼含笑意。

我很奇怪,“你笑什么?”

他扯开严肃的衬衣领口,将我拉近,仍是笑意满满,说,“王源,毕业了。”

这很值得开心吗?

我正想问他,他没给我这个机会,倾身堵住了我的嘴巴。

完了完了,我作为学长的尊严……




【我的室友也姓王33】

今天早上没课,大概很多人都会懒睡会,而我不想就此错过大好的风景,昨天就约了王姓室友出去。

可起床还是挺费劲的,我觉得脑袋好沉啊,身子好沉啊,心好沉啊,我不想起来了。

快起来——来自定了闹钟站在床边的王姓室友。

不要——来自翻个身缩进被窝的我。

才八点,起什么起啊!

赶紧的,不是去晚了就吃不到了吗。

等等,我再睡会儿。

王姓室友没说话了。

不是生气了吧。

我再赖了两分钟,终于不能忍了,这个人完全没有声音,不会真生气了吧。

站起来一望,他已经到水槽边了,正挤牙膏呢,察觉到声音,哼了一声,继续挤。

应该没生气。

但我生气了,踢着脱鞋遛过去,指着他手上的东西——你挤我牙膏!

他看了我一眼,再挤了一大坨,摇着牙刷,放进嘴里后,问我,所以呢。

我抽出自己的牙刷,伸出来,说,给我挤!

他一边刷牙,一边乖乖挤了牙膏,然后放了牙膏,开始对着镜子指正我的姿势——里面,最里面别忘记了,你上次那颗蛀了的地方多刷会儿,对,错了错了,不要这样,跟我学……

等刷完了,我亮出大白牙对着他炫耀,他一把按住我的头表示不想看,就进去了。

我跟在后面,看他开衣柜,丢出两件衣服来,然后正要脱了上衣,突然回头笑问我,你还要看吗?

看,怎么不看,反正大家都是男的。

我表示会继续驻足观赏,他捂着我眼睛,把我推到我的衣柜面前,打开,说,赶紧穿,穿好就出去了!

我才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缩在衣柜门后偷偷看他,开玩笑,不偷看是傻子。

但我没有想到王姓室友的敏感度会有这么高,他脱到一半又放下来,这次冲过来把我整个按进了衣服堆里,笑得虎牙外露,说,再他妈偷看我就上了你!别看啦!赶紧换衣服!

我满口答应着——好好好!不看了!

在他松手后立马不知死活地问,为什么不给看?

他脸一红,恶狠狠地继续说,反正不准看!

总之我没有再看了,因为他把我塞进被窝里按着我换好了衣服。

……

地铁里人不多,大概刚过了上班高峰期,王姓室友拉着吊环,问我,会不会有点热?

我摇头,看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那家店东西就卖完了。

有点急。

地铁开到下一个站时,人突然多了,大片大片地往上涌。

我们两个也挤在了一起,他一只手绕过我,把我环在怀里,背后是拥挤的别人。

妈呀,壁咚。

我有点不好意思。

他似乎也察觉到了,反而恶作剧一般低头,靠近。

妈的王俊凯,你再近点我就动手了……

我这样想着。

然后就听见他的声音,极细微,极清楚,连旁边的小孩儿都听到了,还笑出了声——王源,俯视你。

卧槽……

【我的室友也姓王32】

星期六,两个人跑出去玩了很久,买了一堆东西。


上了拥挤的公交车时,天色也有些晚了,车上站着坐着的人大多昏昏欲睡,少数清醒的则各自玩着手机,无暇他顾。


没有座位,我和王姓室友站在一起,拉着相邻的两个拉环,提着东西,摇摇晃晃。


一下,两下,三下。


四下,五下,六下。


公交车师傅也太心急了吧,开得一抖一抖的,让我不停地撞到面向我的王姓室友怀里。


my face turned red。


😳


师傅你慢点啊喂!


再撞我的脸就要红到爆炸了!


王姓室友没有别的表示,就低头盯着我,笑。


笑个毛啊!


然后他笑不出来了。


我才发现他的裤裆竟然……顶起来了……


不是因为我不停靠近他吧……


他尴尬地咳了两下。


好像,是的。


我深呼一口气,把手里的东西慢慢提起来,遮住。


他略微粗重的呼吸渐渐响彻了我的整个大脑,让我没办法好好站住。


过了两分钟,终于到了学校后门的公交车站。


我走在他后面断后,等拐进一条没有路灯的巷子时,他突然将我拉住一把按在墙上。


我吓得结结巴巴地问他,你干,干,干,干嘛?!


他靠近我,气息暧昧温热,说,宝宝,你挑的火,得灭。


我手上东西一掉,心跳迅速爆表,这可是学校后门附近的巷子啊!随时会有人啊!


我推开他,说,回,回去再说……


他拉住我推他的手,往下,说,先灭。


然后我就穿过重重屏障,握住那个滚烫的地方,被他带着,一点一点地感受着……





【我的室友也姓王31】

和隔壁院系打篮球赛,我和王姓室友都被选上了。


我打前锋,在对方的防守下如鱼得水,连进几个。


然后对方变换策略,让一个胖子处处禁锢我的行动。


妈的!


我灵巧地避开胖子,他恼羞成怒,手臂一张,将我掼倒在地。


我因为惯性摔出了好大一截,起来的时候小腿上已经一片擦伤,疼得说不出话来。


王姓室友从场边冲了上来。


裁判喊了停。


王姓室友先查看了伤口,问我,怎么样,去医务室吗?


他知道我为了这场比赛练习的拼命,自然不想因为受点小伤而错过我们的胜利。


我摇头,嘶了一声,说,带我去旁边。


就是坐着看,我也要看到最后。


王姓室友看着顺着我小腿流下来的血,皱了眉,但还是什么都没说,把我扶到了旁边。


然后就是他上场。


他本来就比我厉害,一点。


上场之后对方派了两个人拦他。


我紧张得都忘记了自己的伤,揪着心脏给他支招——后面!!王俊凯!!!小心左边!!!


他不负我所望,以30比17的分数虐哭对方。


那个胖子可能也有些愧疚,一下场就朝我的方向走来。


但王姓室友更快,他几步奔过来,将我抱起,脸色沉重,脚下飞快,说,好了,现在可以去医务室了吧。


我不顾身后一群目瞪口呆的群众,把头埋进了他的胸前。







【我的室友也姓王30】

我的生日是十一月八日,那天在学校,请了几个平时比较熟的同学,再加上部门里的几个同学,和胖哥,当然还有王姓室友,一群人在火锅店边喝边吃,嗨到半夜才回寝室。

我酒量不好,一杯酒都没沾。

但王姓室友和胖哥就惨了,身为我身边最亲近的两个男人,被一群人拱了无数杯酒,喝得我都觉得想吐。



然后我扶着王姓室友,胖哥自己扶墙,一路歪歪倒倒地往寝室回去。

王姓室友被我扶着,走几步,停下来,抬头看见是我,一笑,虽然还是迷迷糊糊的样子,但又乖乖往前走。

胖哥在后头吐了个干净,神志就清醒了些,几步赶上来,拉我的手臂,靠紧了,撒娇似的问我,小源源为什么不牵我……我这么可爱……

这么可怕一定不是胖子。

我把他甩开,扶稳了王姓室友,对胖哥一字一顿地说,自!己!扶!墙!去!

胖哥脸一皱,委屈地,又凑上来,抓紧了我的手臂,要把头往我肩上靠,说,不要……就要你扶……你都扶王俊凯了……为什么要差别待遇……

你有王俊凯这么轻再说吧……我手臂要脱臼了……

我正要再度甩开他,但王姓室友看见了胖哥死赖着我不放,突然就把我揽进怀里,踢了胖哥一脚,没踢中,抱着我对胖哥说,王源是你能碰的吗!不是!

这自问自答也是够了。

我捂住他嘴巴,说,好了好了,快走吧,回去睡觉了。

他扒开我的手,盯着我,撒娇似的,说,那我要和你睡!

我还没说话,胖哥在地上举了个手,说,我也要!我也要一!起!睡!

王姓室友听了这话,几步冲过去……

我没拦住……





第二天,胖哥醒来,对着镜子问我,王源,我这脸上哪儿来的伤啊?

我正致力于从昨晚就抱紧我不放手的王俊凯怀里挣脱,对胖哥说道,你撞墙上了!

王姓室友一睁眼睛,开口就问,谁撞墙上了!

胖哥揉着脸说,我!

王姓室友酒还没醒,又迷迷糊糊地躺下去,手脚丝毫没松开,含糊不清地说,不是……源……就好……

胖哥缓缓从镜子前抬起头来,看向纠缠的我们,说,你们……现在在干嘛……

寝室里死一般的寂静。

我能说什么呢,我要怎么说呢。

说王俊凯把我当抱枕了?

然后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中,王姓室友再度睁开眼睛,发现我已经逃脱他的怀抱大半了,眉头一皱,将我按了回去,口齿突然清晰起来,说,王源,再陪我睡会儿。

哦,不用说了。



【我的室友也姓王29】

和王姓室友在教室里上自习。


他看书,我做题。


题有点难,我不耻下问,他先大肆嘲笑打击我,然后在我的白眼里选择乖乖讲解。


两个人正争论着一处不可开交时,眼前突然一暗,我第一反应抬头看,发现整个教室都暗了下来。


停电了。


我刚刚反应过来这个事实,教室里相隔挺远的几个同学已经慷慨激昂地开始说什么停电了天哪我的作业啊学校造孽啊!


在这样的骚乱中,王姓室友快速偷了个吻,对着我,声音比刚才争论时温柔许多,说,喂,现在是你对还是我对?


你用这种温柔攻势也没用,我也还是要坚持自己啊,于是说,当然是我!


他在黑暗中发出一声轻笑,又凑过来偷了一口吻,再问我,是谁?


这个人……


我才不会屈服!


我说,我!


他又来,我抓紧时机躲闪开,没让他偷到。


我说,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傻逼,都三次了,还来!


他顿了一下,重新对着我,双手强行捧上我的脸,一口按下来,亲完抬头,说,就算是一万次,我也还是要来。


……


【我的室友也姓王28】

被子没干的日子里,两个星期,胖哥还没睡着时,王姓室友背对着我,用屁股顶我。


胖哥睡着时,一片鼾声中,王姓室友转过来,把我按进怀里,用下巴顶我的头。


怪不得下巴这么平。


被子干了的那天,王姓室友竟然不发一言地把被子收下来了,还折好了放在自己床上。


他大概是要回去睡了。


我为什么生出了一种惋惜……


肯定是被他带坏了!


这样想着,我看见他拍拍被子,说,过来。


胖哥也在,我不敢放肆,慢慢走过去,站在一旁,问他,干嘛?


他说,坐下啊!


我乖乖坐下。


他说,我在你床上蹭了这么久,报答你一下,允许你蹭我香喷喷的被窝,不准说不行。


我……


我可不想在胖哥面前暴露我们的关系。


于是我拒绝。


然后他一把将我拉过去,按在床上揉脸,还小声对要发出求救的我说,你喊!最好把整层楼的人都喊来!让他们都知道你被我压在了身下!


我……


你大爷的,王俊凯!


我小声质问他,你到底想干嘛?!


他给我挤出了一个嘟嘟嘴后,得意地说,没什么,就是快回自己的床了,再蹂躏蹂躏你!


我看胖哥还沉浸在游戏里无暇他顾,就还手将王姓室友的手扯下来,两条膝盖顶住他,再翻身压住他。


咦,这过程怎么这样顺畅!


我惊疑地看向他,他在我下面,邪笑一现,抬首覆上我的嘴巴,快速偷了个吻。


大意了……


se wolf ……



【我的室友也姓王27】

清晨。


他还在睡。


我被胖哥的鼾声震醒。


他在我背后,被子里的双手环着我,头离我有些距离。


我缓慢转过身来,在晨曦中看他的睡颜。


哎呀,好帅呀。


哎呀,是我的。


这一大早的,该醒了。


想着,我伸出一根手指,戳他的鼻子。


他皱眉,退了一下。


我乐此不彼,继续向他的颧骨发起进攻。


他又退了些,寻了个舒适的位置接着睡下去。


我戳他的下嘴唇,但是一戳上去,就被他突然咬住了手指,被子里那双手箍紧了,将我揉成一团,连手指也不肯放开,禁锢在怀中。


他倒是还想睡,连眼睛都不肯睁开。


我可不会让他得逞。


将我抱得这样紧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伸出另一只手抓他的痒,他躲了两下,终于睁开眼了,揉揉我的头毛,问,大清早作死吗?


我很有勇气地直起脖子,说,嗯!


他笑了,然后挪了挪,给我寻了个舒适的位置,还顺带拍了拍我的屁股,说,再睡一会儿吧,别闹了,昨晚打了游戏,累。


嗯,看来昨晚确实不该一起打游戏打那么久,睡吧睡吧。


我说,那,早安。


他闭着眼睛,说,嗯。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