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我的室友也姓王34】

我们毕业了。

拿毕业证前好几天,王姓室友都早出晚归,吩咐我帮他领东西,帮他办手续,还美其名曰家属义务。

谁要当一个基本看不见他的家属啊!

生气!

为了找工作,他从期中就开始奔波,这两天收到很多面试通知,虽然具体多累他不说,可一脱西装,里头就是湿透的衬衣。

正好又是夏天,他晒得跟挖了煤似的。

上午八点领证后,我穿好学士服站在学校最大的雕像下面等他。

同学们陆陆续续到齐,一个个摆弄着衣服,整齐站成五排,好几个问我王俊凯还来不来了。

我点头,“马上就来马上!”

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喂,昨天说过的,九点半拍照,你不会是忘记了吧?”

他在那头很平静,“没忘,你帮我把学士服领了。”

我说,“你不来怎么办……”

他笑了,“我尽量。”

其实拍完毕业照,以后就不知道能不能再和这里的人全部重聚了,我不想留下什么遗憾,也不想让王俊凯留下什么遗憾,于是有些埋怨他,“大家都在等你,工作后面再找也行啊。”

他默了一瞬,说,“恩,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路上小心。”

“恩。”

他到的时候仍旧穿的是西装,远远见到我之后跑了几步,开始脱外套。

我帮他穿上学士服,戴好帽子,摄影师就叫我们入列。

在第一排的掩护下,王姓室友悄悄牵起我的右手,有些微湿的掌心热乎乎的,我猝不及防,有些害怕被人看到,就扭捏了两下手指,想叫他放开。

摄影师却在这时招手道,“准备——三,二,一!”

王姓室友倒是放开了手,一把搂了我的腰,将我揽进怀里。

于是毕业照上,所有人都很正经,只有我,一脸吃惊地趴在王姓室友的怀里。

胖子去找系花拍照,一脸意味深长地自觉退出剩下的拍照活动。

王姓室友说今天这个公司一般,就不面了,陪我拍照。

哼唧。

可以。

我拍他,他拍我。

教室,操场,图书馆,体育馆,科技楼。

每一个地方都有我们的回忆,像刚刚发生过,鲜活明亮着。

青春,就这样走了。

好像什么都不剩。

我爬上操场的栏杆,晃着双腿,看周围的学弟学妹,看操场的草坪,看上空的白云,还有。

还有,王姓室友。

他站在一旁,突然递上一瓶水来,我喝了口,低头还给他时发现他转了过来,把放在操场上的目光投向我,从下至上,眼含笑意。

我很奇怪,“你笑什么?”

他扯开严肃的衬衣领口,将我拉近,仍是笑意满满,说,“王源,毕业了。”

这很值得开心吗?

我正想问他,他没给我这个机会,倾身堵住了我的嘴巴。

完了完了,我作为学长的尊严……




评论(13)
热度(333)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