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爸爸滚过来29】

外面的世界闹成了一团麻的时候,我仍然待在米兰,一个人。


我一直以为不会有人闹到我这里来。


正如我一直以为我这个三四线的粉丝不多的男明星是可以隐遁的。


但我以为的不一定是我以为的。


网上有人爆出了我在米兰街头的照片。


开始有粉丝三天两头地跑来找我。


我的隐遁变成了公开。


所以王俊凯终于找到了我。


我关门的速度比他眨眼的速度还快,关上之后就用背抵着门,生怕他冲破这扇门闯进来。


他叹了口气,透过坚实的木门,余下的尾音戳到了我心口,他说,开门,让我看看。


看什么,他不说。


所以我不敢说话。


他的声音清晰起来——王源,你真舍得不要我啦?


嗯。


不要了。


我没说出来。


他敲了一下门,接着说,我告诉你,你不在的时候,我妈结婚了,我一个人去了,祝她永远幸福,也祝她早生贵子,祝她此生永远不会和我有一个户口本的关系。


他不要他妈了?


我不忍心了,问,那她,怎么样?


感觉有很深很深的负罪感,感觉是我造成了这一切。


她还能怎么样,还不是和那个男人结了。


上一句还语气决绝,好像说的事和自己没有分毫关系,下一句就声音软糯起来——诶,王源,我坐飞机一路过来,已经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你忍心饿着我啊,让我进去嘛。


又来了。


转换语气和情绪总是这样顺手。


我不想理他。


可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啊,他能受得住吗,他还有低血糖,刚才好像是看到他嘴唇有些泛白。


总之我的坚定有些软化。


但转念一想,说好不耽误他,就还是别开了。


外面声音安静了几秒,再度响起时,是他锥心的话—— 王源,问了她,你就不管我了是吗,你总是这样,考虑好,照顾好身边每一个人,就是不考虑你自己,不考虑让你自己得到些什么!你以为你很伟大吗!你这是自私!你一个人痛苦地躲在这里,你以为你这样就是照顾到了每一个人,你以为你伟大得很光荣吗!


是啊,我习惯这样了,你不喜欢,可以走的。


你也喜欢我,为什么就不能稍微为自己考虑一下未来,考虑一下和我在一起,考虑一下抛开那些东西!


如果抛得开,就不是我了。


他生气了。


他大概是用拳头在锤门,一下下的,叫我开门,叫我和他当面说清楚。


我不想开。


但他说,说清楚了,我就走。


这句的语气是真的。


继续让他敲门还是让他进来,我选择了后者。


大不了筑一个防备,怎样说我都不打开。


门一开,他就将我抱进了怀里,脸颊挨上来,蹭得很用力,两条手臂从背上滑到腰上,几乎要把我抱得提起来。


我自然大力挣扎。


也自然没用。


他开始哭,我看不到,只是感觉有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脸,我的锁骨,一路湿哒哒地浸湿我的衣服。


我想揉揉他的头发,但浑身僵硬。


我尽力调整自己的语气,看着他身后突然出现的几个女粉丝,冷静地说道,别哭了,先进来。


两个人挪进了屋里。


关上门,还是哭。


十六岁了,跟六岁似的,当着纯粹的哭包。


他抽泣着开始说话,说他从学校出来就找我,说他跑去我爸那里找我,说他到处问我的号码,说他以为自己被抛弃了,说他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家,有多害怕。


好像刚才质问我的那个生气的他不见了。


我的儿子,十六岁,从小傲娇,敏感,热血着长大,第一次哭得这么难看,语气里全是埋怨。


我不敢说话了。


心里的防备被泪水击溃,碎得只剩断壁残垣。


我沉默着让他哭完,沉默着做了饭,沉默地看他吃饭。


他吃饭的时候给我指嘴巴里长了智齿让我看,找了好几个话题,看我还是不说话,终于放了筷子,表情沉重起来——还是要说啊。


其实不用说,我也开口,你吃完饭就回国去。


我的胃开始痉挛。


他把手伸过来,握住我的手,说,可是我还是更喜欢,你的手。


骨节分明。


他用了这个词。


我抽回手来。


他不在意,托腮看着我,说,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放弃我呢?


为了不受那些我没办法回答的质问,为了我不毁了你的一生,更为了,你。


我知道以上都是狗屁,我还是这样对他说了。


他笑了,坐直了,仍旧看着我,说,这些都不是什么能阻拦我们的东西,还有别的理由吗?


两个人像坐在谈判桌的两边,在把感情放在桌上衡量。


我说完我的理由,他觉得统统都是狗屁。


合情合理,却是狗屁。


总之他没走。


早上赖在我的床头,照旧蹭着我。


漱口的时候,伸出自己的牙刷要牙膏。


吐司弹出来的时候,快我一步去接住。


好像一切都和原来一样,只是场景从家里挪到了这里。


我端牛奶的手一晃,差点恍惚起来。


我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我只知道,他硬来,我会反抗,他软着,我会退步。


他拿捏着我的心态,我配合他演着这出戏。


十几个小时里,两个人都默契十足。


直到他把嘴巴贴上来,要出演爱情片时,我才意识到上一出戏的落幕。


炸了,都炸了吧,感官和情绪,还有什么,都炸了吧。


被撩拨,被触摸,被抹去意志力。


推开他的嘴,又落入他的怀抱,听到他说,不要挣扎了好不好?


带着哭腔。


断壁残垣也要被夷平了。


不考虑那些东西,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他这样问我。


心里有一万个好字。


有一万种想法,想就这样不放开,就这样回抱他,就这样不松手。


那个肩膀,那个胸膛,那个肩窝,只要我踏出这一步,就都是我的。


这不也是你一直以来的想法吗。


这个肉团子,是你的啊。


王源,你还要胆小懦弱到什么时候。




评论(42)
热度(484)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