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二十

赵祯生气了。


他坐在龙椅上,明明拥有整个天下,却还是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


今天的午膳是端到龙椅前面的案上吃的。


少年是坐在他旁边吃的。


按理说,吃归吃,并不会有什么摩擦。


但赵祯还是生气了。


原因是今天御膳房做了他最喜欢的糖醋排骨。


因为要做仁君,不能沉迷于某样物质,所以身为皇帝,竟然连喜欢吃糖醋排骨都不能说。


憋屈,实在憋屈。


这也就算了。


但!是!今!天!


他生气了!


一次糖醋排骨要等好几个月。


一盘糖醋排骨只有十块。


少年手速飞快,吃掉了六块。


赵祯要吃得优雅,才吃三块。


剩了最后一块。


怎么办。


美食和少年二选一,终于轮到这一天了。


但美食可以立即吃掉,少年就不行了。


赵祯几乎是立即让大脑向右手发出了赶紧抢下最后一块排骨的指令。


少年也下达了同样的指令。


两双筷子尴尬地夹住了同一块排骨。


少年抬眼,盯着赵祯。


赵祯昂首,抿紧了唇。


“你要吗?”少年问他。


赵祯点头。


少年接着说,“我们都先放开再说吧。”


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先放开应该也没什么吧。


两双筷子离了排骨。


少年起身,挤上龙椅,“我们商量一下吧。”


赵祯让了一截。


正是这后退的一截里,少年手一伸,排骨就进了嘴里,吧唧吧唧,吐了骨头。


套路,都是套路。


赵祯很委屈。


仿佛是这世上最后一块排骨也没了。


赵祯很生气。


作为一个皇帝,竟然如此容易失去一块排骨。


他坐在龙椅上,明明拥有整个天下,却觉得失去排骨更让自己痛彻心扉。


少年舔舔手指,发现身边的人慢慢蜷缩起来,大概可能是想抱紧自己,于是依旧用黄袍擦了手,把赵祯快低到锁骨的脑袋摆正,一口亲上去。


赵祯懵了。


少年亲得浅,还短,亲完一本正经地说道,“吃了你的排骨,还你一个排骨。”


赵祯不知道该哭还是笑。


但身体的反应远远快于大脑。


他一把揽过少年的腰按进怀里,低头凑近那张还泛着光泽的唇,由浅转深。


他的排骨吃爽了,也该他吃爽了。







—— end


  凯源
评论(64)
热度(463)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