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十九

赵祯很沉默。


沉默了一个小时。


背对着自顾自在吃东西的少年。


怎么才能这样那样,以一种含蓄优雅的方式。


而不是一转身,就被读出心思。


“收好你的想法哦!”


他可不想被少年这样来一句……


他最近每天都这样沉默一个小时。


“你背对着我在想什么?”少年温润的声音响起,“转过来。”


赵祯收敛了心思,转过去。


少年站在他面前,手一拉,一放,银色长袍水一般地溜到地上,接着,是里头唯一可以遮挡的薄衫,一并掉了地。


赵祯不想懵也得懵。


活色生香啊。


但少年毫不在意赤着上半身,伸手去捉赵祯的手,往后背放,说,“你瞧瞧,是不是长什么了?”


小心思攀附生长,发芽茁壮。


少年背上几个红点,像是朱砂般,点缀在苍白挺拔的背脊上,微凸的样子,在视线里跳动着。


正是季节转换的时节,看起来就像过敏似的。


“过敏了吧?”赵祯摸了一把。


皮肤细滑。


少年拉起衣服,随意穿上,“我还能过敏?”


赵祯撇开小心思,“待会儿叫个太医给你看看,啊。”


“那过敏是不是要吃药?”少年看着他。


“大概是。”


少年眉头一皱,有几分撒娇意味,“我不想吃药!”


前几日吃下了太后送来的补药,嘴巴苦到现在,还让他吃药,他可能要疯掉。


“不吃药怎么会好?”赵祯不自觉地笑出来。


少年本来站直的身子以柱子倾斜下来的方式,一头栽进赵祯怀里,也不用手扶住,小脑袋抵在赵祯的肩窝里,声音很是软糯,“你叫他们不开药,用其他的方法。”


小脑袋抵上来的一瞬间是懵逼的。


听小少年说完话还是懵逼的。


这什么白银祭司啊。


太会撒娇了吧。


于是长臂一揽,圈进怀里,“好,不开药,谁开就打谁屁股。”





  凯源
评论(29)
热度(451)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