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十七

赵祯很冷。


冷懵了。


大殿里六根柱子外结着冰凌,空中飘着飞雪,地上冒着寒气,也许,可能,大约在冬季。


但这他妈是在春天啊!


没了温暖的炉火,他披着头发,盖上仅有的被子,对坐在地上的少年瑟瑟发抖。


少年只穿了银色长袍,里头一件薄衫,却毫不在意地坐在结了冰的地上,一头长发随意飘扬,沾着雪,显出几分神圣来。


但这冰雪世界,却是他一手打造的。


“很冷吧?”少年仰头,一脸天然的无辜纯洁。


“……”


“要不要给你加被子?”


“……”


“别不说话啊。”


“……”


“我听得到你在骂我哦。”


“……”


赵祯很懵逼。


他不过是开玩笑把少年的最后一口橙子抢了,少年就把房子冻了起来。


就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啊喂!


你要不要这么厉害!


“所以呢,惹谁也不能惹白银祭司,你说对不对?”


“……”


总之一向身体不错的大宋皇帝又生病了。









  凯源
评论(13)
热度(294)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