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十六

赵祯懵在了一早。


醒来的时候是少年毛茸茸的头顶,靠在自己胸前,黑乎乎又极好的发质,握在手里就能感觉到顺滑。


贴着那长发一路摸下去,就是同样顺滑的银色长袍,细密的纹路在手里穿梭,长袍下纤细的身体乖乖地缩成一团,唯独向自己展开最没有防备的一面,就像刺猬的肚子一样,柔软,可爱。


小公公照着时辰打了水来,瞧见床上的皇帝目不转睛地盯着怀里的少年,便放下水,又悄悄退了出去。


少年梦中呓语了两声,说的大概是“肉包子你别跑”之类的话。


赵祯止不住笑,伸手拂开少年额前的碎发,但一看到那光洁白皙的额头,便忍不住了,盖个章。


一个章哪里够啊。


于是又顺着额头,鼻梁,盖一个。


鼻尖,盖一个。


人中,盖一个。


接下来,就是嘴巴。


嘴巴盖还是不盖呢。


少年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对他的梦进行扰动,摇了摇脑袋,意图恢复平静。


接着,就感觉下嘴唇被咬住了,不止是咬,还用一个温热的东西轻柔地舔舐着,仿佛把自己的下嘴唇当做了冰糖葫芦。


这可不行!


只有他吃冰糖葫芦的份!


少年眼一睁,赶紧闭上。


赵祯!是赵祯!


心里好像酸酸甜甜的,是赵祯把他当冰糖葫芦在舔,那就不一样了。


防备被一层层打开。


赵祯知道他醒了,更肆无忌惮,不止是下嘴唇,还有上嘴唇,还有口腔,还有那最小巧的舌头,都是冰糖葫芦,要一口口地融化在嘴里。


少年还不会被品尝。


他呆着,没有回应,也不敢睁眼。


他不敢睁眼,怕听见赵祯心里的想法。


他想,他大概是害羞了。


白银祭司害羞了,这在奥汀大陆敢都不敢想。


等等,这有什么呀。


白银祭司还谈恋爱了呢。







评论(36)
热度(485)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