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十五

赵祯不得不懵。


上朝时日到了,朝下一片肃静,监察御史包大人正在陈述京中几件他看不过眼的事情,理直气壮,唾沫横飞。


赵祯懵,是因为他透过包大人横飞的唾沫,看到了房梁和众大臣的头顶上,有个银色身影,坐在上头,一双赤足晃悠着,正看着偷偷看他的自己。


包大人一步步缩短了和赵祯的距离,一句句越来越大声,“……若陛下不加紧整改此事,将后患无穷!”


少年手上拿着一块糕点,掰开来,有一下没一下地往嘴里抛,突然有一块抛高了,远离了嘴巴在的地方。


赵祯不忍直视,闭上眼睛。


包大人以为皇帝听不下去了,哀叹了一声,“臣处处为了大宋,皇上却这样对臣!苍天啊!”


“包大人下次可以不用这么激动,”赵祯抹开脸上的唾沫,“朕不是听不下去,朕是不忍再听了,非但如此,朕听你说了才知道有这么严重,这件事全交给包大人做主,以后有再犯的,同处。”


包大人得了答复,赶紧退下,道,“臣替百姓拜谢陛下!”


这时少年在上头换了个姿势,差点没稳住。


赵祯“不”地惊呼了一声。


包大人回身问道,“皇上说不?!”


赵祯摇头,“不不不是,朕说不错!”


包大人狐疑了一秒,接着往下走去。


少年坐好了,向赵祯招招手,一派天真烂漫,嘴上作的口形是——“别怕!我可是白银祭司!”







  凯源
评论(21)
热度(350)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