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十四

赵祯显然又懵了。

太后走进赵祯寝宫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窗外的夕阳把这座宫殿笼罩进一片温暖而迷人的橙色光芒里。

脚下是打磨细致防滑,噌光瓦亮的黑色岩石,宫里宫外多少能工巧匠细细雕琢出来的浅浅的纹路彰示着大宋的雅致与繁华。

大殿里有一股子水果的芳香,还隐隐冒着几丝凉气,跳跃在空气中。

但太后日理万机,没有在意这些小事,径直走到赵祯面前,等赵祯行了礼后,才把目光放在她俊俏的儿子脸上,说,“母后有些时日没来看你了,身体可好?朝事可忙?”

赵祯回道,“劳母后挂念,都好。”

太后在前头走,赵祯跟在后头。

一滴水掉在太后精致的妆容上。

第二滴。

太后狐疑地抬头,看见房梁上一个银色长袍的苍白少年,端了个碗,拿了个勺,正往嘴里塞东西,瞧见自己的目光了,愣了一瞬,接着舀了一勺,塞进嘴里。

“放肆!”

太后转身就训斥儿子,“那是谁家的公子?!怎么能爬那样高?!是不是你让人上去的?!我从小就教育你,不要恶作剧!不要恶作剧!那年把你三姐都弄水里去了还不汲取教训!快叫人把人家放下来!”

少年第一次踩着梯子下来,赤足站在太后面前,手里还没停,一直往嘴里塞的,是冰渣子和的西瓜汁。

银色长袍的边角也有些破烂,脸色苍白孱弱,仿佛一击即溃的瓷娃娃,一脸的无辜。

赵祯懵了。

这好像哪儿不对吧!

他母后以为这个少年正受自己恶作剧欺负啊!

母后你看哪个被恶作剧的还能一身完好地吃冰啊!

哦对了,正常人谁在春天吃冰啊……

他母后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心声,拿开了少年手上的冰,一脸的怜爱,给擦手还叫人赶紧拿个暖炉来,“哎哟喂这孩子,怎么还一直听话地吃冰啊!这手凉的呀!赶紧拿个暖炉来!”

少年苍白孱弱的脸因为刚吃过冰,更显得苍白,身子又薄得跟张纸般,似乎风一吹就能倒,一双眼睛怯生生的,看起来十分可怜可爱。

真像是个被欺负的小孩。

太后一边拿自己的手暖着少年,一边又叫人拿厚衣裳和鞋子来,全然不当赵祯存在。

少年被太后拉着嘘寒问暖,愣愣地听了半天,才从被拿走的冰上回过神来,终于开口,“我不是被他强迫上去的。”




太后清楚了来龙去脉,对自己儿子悉心照顾受苦受难的孤儿非常满意,起身后对左右道,“以后看到小白,待遇同王爷般,好生伺候,知道吗?”

众奴婢回了是。

太后又拉着少年的手,再捂了捂,“身子骨这样弱怎么行啊!改日哀家再给你带点好的,啊!今日就到这里,你快休息去吧!不用送哀家了!”

于是赵祯恭敬地把太后送到了宫门口。

太后身姿优雅端庄地走在路上,清风徐徐中,突然反应过来——诶不对啊!那孩子是怎么出现在宫里的?!





  凯源
评论(23)
热度(368)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