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十三

赵祯有时候也不懵。


赵祯其实大部分时候是帅的。


他站在春天薄暮时分的大殿里,残阳如血,黄昏如梦,清风徐徐,把他的眉眼吹得皱起来,看上去像是一个多情而落魄的吟游诗人,和他的年纪十分违和。


但其实,他可能只是在想“宝宝那么能吃宫里月钱又不够了有点心疼”。


少年不自觉地抛个媚眼过来,他本就眉眼好看,虽才十三四岁的模样,但到底能看出身材修长灵活,一身银色长袍像笼着整个夜晚的星空,仿佛身上有说不出的一种气质。


他坐在龙椅前面的案下,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魅力点,斜靠在桌脚旁,一双手在空中用冰凌画着画,一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就忽闪忽闪地,时不时瞟一眼赵祯。


这瞟,对赵祯来说跟抛媚眼似的。


心里痒痒的。


“你心里痒啊?”少年抬眸,“要怎么才不痒?”


赵祯一懵,脸上浮现出笑意,几步走过去,说,“你听它怎么说的。”


要小手抓抓心口才不痒。


于是少年伸了手,真钻进衣服里要抓。


赵祯赶紧捉了他的手,说,“朕跟你开玩笑的,你还真抓啊?!”


少年苍白孱弱的脸上浮现一点胭脂般的绯红,显出一点羞赧来,道,“你骗白银祭司,是要有报应的!”


赵祯来了兴致,问,“什么报应?”


少年手还没被放开,刷的一声出现五道冰凌,快速跟着赵祯的手往上盘,迅速缠了个透顶,裹了个包子。


冷!好冷!


于是用砚台敲了一个时辰之后,赵祯又病了。


少年再次把六道帘子盖上来,说,“看吧,惹谁也不能惹白银祭司,知道吗?”


……




  凯源
评论(21)
热度(330)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