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十二

赵祯特别懵。


特别特别懵。


这大晚上的,好不容易自己风寒好了,想对少年这样那样了,从床尾不知道什么地方钻出来一个宫女,脱得只剩亵衣,慢慢爬上来,抓住少年的脚踝就叫皇上。


于是此刻,脸肿了的宫女,懵逼的皇帝,还有一个单薄的少年,三方坐在床上,一起懵逼了。


宫女知道赵祯仁慈,也不怕他,开始说自己的目的,“太后娘娘说您已经到了年纪,房事需要人开化,就派奴婢来了。”


房事需要人开化?!他母后也太看不起他了吧!男女之间,不就是那样这样吗?!


等等,那男人和男人之间是哪样?!


他虽偶尔会听老公公言传男女之事,却从未听过男男的,这,虽然不好开口吧,但到底,他想干,就得知道怎么干啊。


等等,少年还在这儿呢!别被他听了去!


赵祯偷偷看少年,发现对方脸红得跟柿子似的,飞快地下了床,赤着脚就爬房梁上趴着,捂上耳朵不说话了。


是……听到了吧……


宫女摸了摸脸上的肿块,往后退去,“既然皇上已经有人陪伴,那奴婢就先告退了。”


“等等!”赵祯鼓起勇气,端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来,“你,你,你给朕讲讲,那个,那个,那个,断,断,断……”


“皇上是想听断袖分桃之事?”宫女十分聪慧。


苍白的少年突然开始唱起歌来,声音轻灵,哼着不知名的曲儿。


赵祯嗯了一声,背都僵了。


宫女两眼一放光,赶紧往床下一伸手,摸出一本册子来,小心呈上来,翻开第一页,道,“皇上请看!”


只见那画册上,两个男子赤着身,交颈缠绵,一室萎靡。


赵祯也受不住这样的刺激,赶紧关上。


宫女抑制不住地嘿嘿傻笑起来,凑近赵祯,耳语道,“皇上你只需这样那样,对着那里这样那样,不过要注意不要这样那样,若是……”


宫女走了。


殿里一片寂静沉默。


“咳咳!”赵祯咳了两声,说,“你下来。”


少年没动作,捂着耳朵,还在唱歌,不过声音有点抖。


赵祯心知他肯定听到了,怕自己对他这样那样,于是招招手,道,“别怕,你下来,咱们今晚就睡觉,不做别的。”


少年抬头,一双大眼睛亮闪闪的,看向下面,“你说真的?”


赵祯道,“朕一言九鼎。”


少年又顺着柱子一路滑下来,腾腾腾地摸到床边,钻进被子,还不是很放心,对故意转过身去的赵祯说,“我可是白银祭司,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能对我这样那样哈!”




  凯源
评论(37)
热度(429)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