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十一

赵祯快要烫懵了。


稠密的夜色仿佛冰冷的潮水,哗啦啦地轻轻摇晃着殿后的大树,明明冬天刚过,春回大地,该暖的时节了,赵祯却抑制不住身体的颤动,呼出一口气来,瑟瑟发抖。


“你冷吗?”少年在床边匍匐着,一双苍白的手乖巧地搭在下巴处,定定地看着赵祯。


冷啊。


还不能叫太医。


自己受凉的事情不能声张出去,不然老公公铁定要罚下午送热水来的小公公们了。


“你离朕远一点,别被传染了。”赵祯的声音透着些许嘶哑。


“你现在是怎么了?”


“朕受了风寒,病了。”


“我能为你做什么?”


“离朕远一点就好了。”


少年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点坚定,一手把被子压好了,一手脱下自己的新衣服,统统盖在赵祯身上,想了想,又跑去把黄袍从衣架上拿下来,也给盖上去。


床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小山包。


赵祯看少年只穿了白色单衫,薄薄的一层,夜风一吹,就把里头看得清清楚楚。


赵祯本来就潮红的脸又烫了几分,招手说,“你上来,别着凉了。”


少年看赵祯脸更红了,觉得不好,可能是被子还不够,边说着“你等等”,边往正厅跑去。


正厅每根柱子上,都系着帘子,款式精美,质量上乘。


然后,被撕了下来。


新盖上了六层帘子,赵祯有点喘不过气,热得背上一阵一阵的汗,“把帘子拿下去。”


“啊?哦。”少年又勤奋地动作起来。


小细腿一路光着脚丫子跑啊跑,往后梳的头发又长又黑,随着动作一起起伏,抿着唇,苍白的脸颊上慢慢浮现出红润的气色来。


苍白孱弱第一的少年,好看也是第一的。


赵祯转过身去,不想叫少年又听见自己的心声。


少年摸上床来,隔着被子,问道,“现在还好吗?”


赵祯不说话。


少年凑近了些,想听心声,被赵祯躲了过去。


少年有点懵,定定看了半天,问,“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赵祯飞快地转过来,一口亲在少年的嘴唇上,再飞快地躲进被窝里,闷闷的声音响起,“朕告诉你,你是朕的人了!”


少年更懵了,摸摸嘴唇,“我怎么是你的人呢?”


“朕亲了你,你就是朕的人了!”


“可我是白银祭司啊!我是奥汀大陆的人啊!”


赵祯才不管什么白银祭司黑银祭司奥汀大陆的,手一揽,将少年拖进了被窝,按在自己胸口前,心跳飞快,“你听我心里在说什么!”


少年定定半晌,脸红了,说“终于亲回来了可是我好害羞但这个笨蛋也太迟钝了吧朕才不管什么祭司了抱进怀里再说……”



评论(39)
热度(434)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