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十

赵祯懵住了。


沉默像是冰冷的巨蟒,贴着地面贴着心口缓慢地蠕动着,就连苍白的天色,也不能挽回这中间的压抑。


天地间是乳白色的光芒,但其实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地明亮。


赵祯抬起头,看见越过头顶的大殿的高处,一撂手不干了的少年坐在上面,修长白净的一双脚晃啊晃,晃啊晃。


怎么还不下来。


“我不!”少年听到了心声,鼓着脸颊,说完还豪气地躺下来,成了一个大字,倒在房梁上。


赵祯懵,是因为他只是叫少年换身衣裳,少年就飞上去半个时辰没理他了。


“你衣服都穿好几天了!”os:即使这衣服很好看朕也快受不了了。


“就不!”少年倔强的声音传来,“我生气啦!”


只听过女的生气可以哄,男的呢。


“我也要哄!”


那要不……哄一哄?


“哄一哄不行!要哄两哄!”


……


“快点!”


“你先下来。”


“你还没哄呢!”


“乖,下来。”


“哦。”


少年顺着柱子再次滑下来,银色长袍一路拖到赵祯面前,不高的个子使他仰视着赵祯,一脸的单纯,“下来了!”


“乖,把衣服脱了。”


少年摇头,抓紧衣服,“不!”


“朕给你穿新衣服,把这件拿去洗洗,过两天穿,好不好?”


“为什么要洗?”


“因为你穿了几天了,脏了。”


“啊?”


“其实你也该洗洗了……”


“我洗过了!”


“你什么时候洗的?!”


“我用冰水洗的!”说完少年手一伸,五道冰凌瞬间绽放在指尖,然后转瞬间就化成水,源源不断地从指尖流下来。


少年身子湿很快。


水蔓延了一地,连带着湿了赵祯的黄袍。


朕说怎么殿里有些角落总是湿湿的。


“看吧,我每天晚上都洗澡!”少年把手一收,衣裳也湿了,身子也湿了。


“那你洗完就这样?不擦水?”


“我不怕冷!”


赵祯拿起少年的手,一股寒气瞬间吓得他一个激灵。


小公公们闷头抬来了热水,很快注满了整个池子,再井然有序地退了出去,带上门。


少年绕着池子走了一圈,小心摸摸水,一脸的惊奇,“和甜汤一样烫啊!”


“进去洗!”赵祯指着池子。


“洗什么?”少年抬头,一派天真。


“洗澡啊!”


“洗什么澡,我刚洗过了!”


“洗冷水不好!”


“洗冷水怎么不好了?!”


不知道怎么的,总觉得孱弱的少年会被冷水击垮。


于是不顾少年抱着他的手臂坚定的拒绝,赵祯很认真地要把少年推进水里。


然后,少年手一伸,把赵祯也带进了水里。


两个脑袋湿漉漉地浮出水面。


“还挺暖和嘛!”


“……”


“你不要在心里骂我,我听得到哦!”


“……”


“来,把衣服脱了吧!”


“……”


“不许想别的!自己脱!”


“……”


“不许往下想啦!你想对白银祭司做什么!”


“咳咳……”


评论(30)
热度(397)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