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七

赵祯懵了,进门就懵。

他早上出门时叮嘱过不许乱跑的少年正躺在大殿横梁上,趴着朝下望,一张苍白孱弱的精致的脸,定定地看着下头跟了两个小公公的赵祯。

“你们下去吧。”

小公公低头恭敬地退了出去。

“你给朕下来。”赵祯端出了皇帝的威严来。

少年乖乖顺着柱子滑下来,一身银色长袍拖啊拖,拖到赵祯面前,仰着头,明亮的眸子里盛着一汪静谧,问,“干嘛?”

“你怎么跑那上面去了,危险,知不知道?”赵祯边说,还边不由自主地拍拍少年银色长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少年躲闪开,凑近赵祯,对着那修长的脖子嗅了嗅,鼻尖微动。

赵祯脸微微一红,想起路上老公公随口给他启蒙的那档子事,脖子顿时一僵,深吸一口气,然后懵了。

这空气中突然充满了少年的气息,从他靠得非常近的脖子、头发、口腔里散发出来,像是青草被阳光照射过后的味道,浓烈的清香扑鼻而来,引得赵祯脖子开始发烫。

“你,你离朕远一点!”赵祯一急就结巴。

少年咽了咽口水,“你刚才吃什么了?”

吃什么了?!

赵祯脖子上的火烫本来蔓延到了耳后,突然像是被万年的冰川上接下来的一盆水从头浇到了尾。

差点要实践了。

朕要去冷静冷静。

“你又不是没吃早膳。”赵祯推开少年,朝书桌走去。

少年跟在后头,“我饿了嘛。”

赵祯拿起一本奏折,也没什么心思看,随意翻了翻,用朱笔批了个滚,“没了!”

少年一把捉住赵祯的手臂,不放了,“给我!”

“不给!放开!”

“给我!”

“朕凭什么给你!”

“我是白银祭司!”

“白银祭司又怎样!朕还是皇帝呢!吃那么多宫里没钱了!”

“骗人!”

“你什么都不干朕还要白吃白喝地供着你?!”

“那你想让我干什么?”

“不,不,不干什么!”

“那,这样可以吗?”

赵祯往后一退,捂着刚才被吧唧过的脸,眉头一皱,有些委屈,“你做什么呀!”

“你不是想要吗?”

“谁,谁想要了?!”

“你心里啊,我听得到!”

“你,你为什么能听到?!”

“因为我是白银祭司啊!”

评论(24)
热度(382)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