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六

赵祯再次懵了。

昏暗的黄色烛光不知何时被公公吹灭了,大殿里仅凭着隐约的几点月光勉强支撑,让他可以清晰看见银色长袍下伸出的一双大腿,吹弹可破的皮肤和泾渭分明的精致线条,无一不在显示其主人的秀色可餐。

但赵祯懵了,是因为这两条大腿,正霸道地压在他的身上。

龙体是可以随便压的吗!

但压着龙体的少年呼吸均匀,柔软而又纤长的睫毛轻微颤动着,仿佛已经沉睡千年,正等待一个鲜衣怒马的王胄来亲吻他那张仿佛蜂蜜般甜腻的嘴唇,将他唤醒,给他生机。

赵祯伸手,戳上那略微算得上饱满的脸颊,“喂,给朕醒醒!”

少年慢慢睁开那双仿佛沉静湖水的眼睛,纯净的充满光芒的瞳孔,此刻装着一整个天下的干净,忽闪忽闪地,盯得赵祯手一怂,仿佛是自己破坏了他美好的梦境一般,心生愧疚。

少年虚弱的声音响起,“你做什么?”

赵祯想起夫子说过,为君者,必要坦荡大气,不能猥琐,于是挺挺胸口,说,“你腿压着朕了!拿下去!”

气势,完美!

少年蹙了眉,白皙的脸在隐约的月光里,看起来就像是一尊一碰就会碎掉的瓷器。

少年伸出自己的双手,很认真地,环绕上赵祯比自己圆润不少的脖子,靠近,气息温热,“你再说一遍。”

赵祯懵了。

龙心加速了,龙体升温了,龙袍烫手了,龙脚都紧张得要抽筋了。

“不,不,不,不许压着朕!”

少年眨眨眼,纤长得不可思议的睫毛跟着形状美好得不可思议的唇一起张合着,琥珀般的瞳孔摄人心魄,“我是白银祭司,我干什么都可以。”





评论(27)
热度(377)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