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五

赵祯一天要懵好几次。


夜色比任何时候都要浓郁,悄无声息地几乎覆盖了整个大宋,月光穿不透这浓稠的夜色,只有浅浅的光影从高高的天窗笔直地刺进安静的大殿里。


赵祯此刻,正站在那个坐在床边,看起来一脸孱弱的少年面前。


苍白少年慢慢地睁开了他的眼睛,纯净的充满光芒的瞳孔,像是两面被大雨淋湿的湖泊,他的声音不再像白日里那般虚弱,听起来像是夜空里随手抚过的琴音。


“你跳下去做什么?”少年不太明白。


两个人睡得好好的,面对面,呼吸安稳,姿态安详的。


除了,他抽了一腿子。


赵祯差点被少年梦中突然抽的一腿子踢中要害,从床上跳下来的时候,突然明白了暴君们的想法。


吓死朕了,朕还是个宝宝,不该承受这种煎熬。


“你下来,床还给朕!”赵祯正了正发型,试图以皇帝的身份来发号施令。


但少年歪了头,招手,说,“快上来,继续睡!”


“朕不!你踢腿!你差点谋害了朕!的儿子!”赵祯振振有辞。


少年从床上爬下来,用那双单薄的手,牵上赵祯的左手,非常努力地把赵祯往床上带,“你可知道,你跟我有什么区别吗?”


这是什么套路,赵祯不太懂,摇头。


少年语重心长地拉着赵祯进了被窝,盖上,拍一拍,自己也躺下,右手还没放开赵祯的左手,说,“我是白银祭司,你不是,快睡觉!”






  凯源
评论(27)
热度(340)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