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三

赵祯很懵,很懵很懵。


苍白少年拖地的长袍一路拖到宫门口,无意中为第二日的保洁小妹减轻了工作量后,腿一抬,跟着赵祯进了寝宫。


然后向后倒了。


倒在他千钧一发伸出来的手臂里。


美男在怀,怎么能坐怀不乱,挺急的。


他把少年轻轻放在床上靠着枕头休息。


少年苍白的脸上泛起悲伤,看起来仿佛一阵轻柔的风都能使他瞬间流泪,从那双同样晶莹剔透的眼睛里流出白色的大颗大颗的珍珠来。


珍珠,宫里可以创收了——赵祯一脸严肃地想到了这个。


“那个……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少年说道。


是想住下来还是想碰瓷讹他还是要以身相许。


赵祯一直想很多。


“我有点饿……”少年虚弱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里难以听清,仿佛失去力气一般,空洞地张合着他的口。


牙口挺好的。


赵祯一直想很多。


“你不是刚吃了个鸡腿?”那可是个拳头大的鸡腿,刚派人从都城里那家奥斯汀买回来的,还热乎乎的,带着气儿。


但吃了这么大鸡腿的少年直起腰来,一张脸正气凛然,一张口振振有辞,“我是白银祭司!我吃得自然比别人多!”








评论(12)
热度(332)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