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真白

赵祯懵了,很懵。


他第一次看到,穿得这样破烂这样孱弱苍白的少年,一缕金色的阳光穿透头顶浓郁的树冠和空气里黏稠流动的雾气,照在苍白少年的脸上,让他显得更加孱弱,整个人显示出一种一击即溃的脆弱美感。


赵祯看起来像是要说什么,但是一直忍着没有开口。


毕竟他手里拿着鸡腿,仿佛在炫耀,要是贸然问人家吃不吃,又仿佛在炫耀。


做一个仁慈的皇帝,好难。


苍白少年用他仿佛琥珀般的瞳孔,看着赵祯:“你是不是想问我什么?”


赵祯低头,犹豫了一下,低声说,“想问你饿不饿……”


“我和你们不一样,”苍白少年的声音轻得仿佛一吹就散,“你所能感受到的,是第一个层次的我,而真正的我,被埋藏在这个层次下面,只要我想,我随时可以恢复真正的我。”


“你,你精分?”赵祯的瞳孔颤抖着。


“是,而且还不止这两个层次。”苍白少年把目光转过来,望着站在他面前的,明显珠圆玉润的赵祯,他的目光里仿佛刮着雪山顶上的寒风,瞳孔里密集翻滚着白色的风雪。


“你,是不是刚从太医院的小黑屋里逃出来?”赵祯的声音充满了战栗。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苍白少年领口处露出来的脖子肌肤上,金黄色的刻纹隐隐浮现出来。




赵祯不动声色地递上鸡腿,“孩子,饿傻了吧,朕也曾中二过,懂你。”


苍白少年接过鸡腿,大大地咬了一口,说,“可是我还有最后一句话没说完呢!”


赵祯给他擦擦嘴角,“什么话。”


苍白少年又狠狠咬了一口,囫囵不清地说道,“我就是白银祭司!”




评论(27)
热度(461)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