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杂想

王俊凯的无聊止于王源的到来。

王俊凯可以左顾右盼瞒过自己的小心思,不去看王源和小师姐的对戏,免得自己发酵。

王俊凯可以以会胖的名义阻止自己,也阻止周围的人把泡芙消灭干净,也可以默不作声地吃掉自己也不喜欢的泡菜。

王源爱吃的,都给他留着。

王源不爱吃的,王俊凯消除掉。

王俊凯不打扰认真的王源,也喜欢这样的王源,认真的一哥,好像挺盐,好像挺能明白源凯儿,然而屠夫总攻的位置,仍然属于自己,凯源没得说。

王俊凯可以在任何场合任何对话里插进一个王源,无论是和妈妈的对话,还是和媒体的问答,无论这问题,是关于什么,他总能用罗曼蒂克的神奇回路带到他身边的那个人身上。

王俊凯当然有钱,当然可以买另一个充电宝,但他喜欢拿充电宝牵着王源的感觉,可能是代替什么,可能在代替什么。

王俊凯喜欢探索新的东西,刺激的温和的,再带着王源一起享受,得意于王源的进步非常,大笑在王源的可爱狼狈,总之是要一起享受。

王俊凯很小就一头扎进这个圈子,沉沉浮浮,明亮晦暗都曾经历,所以他会珍惜,珍惜身边的一切,珍惜给他的鼓励,珍惜给他的红包,珍惜给他的王源。

王源是王俊凯的。

我不是说王源是王俊凯的,我是说,王源,是王源的,也是王俊凯的。

首先会是一个独立的有个性的王源,吸引了在中央的小土豆,然后才是青梅竹马一路顺风,小朋友的肆意青春,相互交织,慢慢生长,再后面的事情,得他们自己创造给我们看。

我不担心他们俩,虽然会有别扭,会有偶尔的意见不和,但总归有一颗心先柔软,一颗心先道歉。

王俊凯有分寸,头脑很清醒,却一碰到关于王源的事,就结巴,就不会说话,就手足无措,就发酵发疯。

对王俊凯来说,宠爱的女主角,诛仙的小师姐,明明不足为虑,却还是担心,于是横生想法,争夺注意,顺带摸一把小屁屁。

王俊凯的前进,像一只小老虎,有他飞快凶猛的一面,又有他温柔的一面。

王俊凯目前所想的,我不知道。


他所做的,我知道。







王源是会抹杀无聊的存在,但仅对于王俊凯和王俊凯周围的人来说。

王源可以欢脱逗逼,可以大开脑洞,可以演出一场让所有人信服的戏,只要他想,只要他说重庆话,只要观众里有他喜欢的人。

王源对喜欢和不喜欢分得很清,可以对王俊凯卖萌撒娇耍帅,也可以对心怀不轨的人撒盐冷酷。

王源聪明,这导致他的情绪,常常隐藏在底下,总是用笑脸来遮掩,王俊凯心疼,让他不要装笑,他也没有办法,职业使然,他最真诚的笑,都献给了美食,笑话,和王俊凯。

王源当然可以再买一个充电宝,但这就跟他始终没提过和王俊凯在酒店多开一个房间一样,天蝎座的小心思,和处女座的小别扭,凑在一处,不知道会是美味的提拉米苏,还是别的什么。

王俊凯站在台上,王源会激动地鼓掌,他的鼓掌总是发自内心,小海豹似的,啪啪啪啪啪,比他的脸更加直白,更值得分析。

他说我为什么这么激动,其实他知道为什么。

王俊凯认真的时候,眉梢都是风采,王源会抑制不住,要么偷偷瞄一眼,两眼,三眼,接触到反射又立马逃回去,要么盯着不相关的地方,余光却留在那人眉梢,要么就轻轻推那人一两下,明明要走帅的路线,却卖着可爱的安利。

喂,王俊凯,你看王源这么可爱,安利不入一手吗。

王俊凯是王源的。

也不是说王俊凯是王源的,是说王俊凯是王俊凯的,王俊凯是王源的。

首先是一个独立个体的王俊凯,开着一辆小自行车,神采飞扬,问王源肯不肯上车兜个风,然后才是少年的飞驰,飞驰过生命的四分之一,朝着剩下的四分之三,一往无前。

只要坦诚,王俊凯和王源会有一个结界,他俩把对方圈进结界里,王俊凯用行动护住王源,王源默不作声地接受着,再以手臂回揽在王俊凯身后,抱紧。

王源喝过酒,不会醉,脑子异常清醒,理得清所有事情,却越理越头疼,那些事情里,交织着很多人,最令他一想起就疼的,是那个人。

他会找个地方,逃避,躲藏,或者叫疗伤。

他最怕的事情,是和他经常有争执的那个人有一天不再包容他,把他没说出口的话堵住,和他决绝,和他疏离。

他蹲在角落,当那个人来时,却把逃避,躲藏,和疗伤都抛掉,只循着声音,拿出想要抱紧自己的手,说,抱。

王源是真的像只兔子,明明有三个窟窿可以躲,却在面对老虎时,伸出自己的爪子,义无反顾。

王源所有的柔软,只给王俊凯,只要他还能坚持,坚持我们都明白的东西。

王源目前在做什么,他自己知道,他自己坚持,他自己,喜欢。

  凯源
评论(31)
热度(678)
  1. Love_live_laughMax 转载了此文字
  2. 藋藋竹竿Max 转载了此文字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