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他来了请醉奶

街头新开了一家酸奶店,店长是个慈祥的老奶奶,有个和酸奶一样白的孙子,看起来也和酸奶一样,甜甜的,一点也腻不起来。


甜酸奶每天早上来开门,第一件事就是伸个懒腰,再抬头看着天空转圈圈,直到看到一朵白云挂在那儿,才露出笑容来,回到店里,开始一天的营业。


下雨的话,他就开门,窝在店里,把脑袋搁在柜台上,守护着每一杯他的同类,也就是酸奶们。


甜酸奶对所有人都很好,很温柔。


这让这条街的人们都特别喜欢甜酸奶,特别喜欢去他家店里买酸奶。


这就是为什么巧克力曲奇饼干会来的原因了。


同为甜食,巧克力曲奇饼干是一个俊俏的男人,肤色和普通曲奇饼干一样,是浅浅的小麦色,笑起来有两瓣可爱的虎牙,给你递饼干出来的时候就能看到那双和巧克力曲奇饼干一样小巧可爱的手。


所以,人们私下叫他巧克力曲奇饼干。


巧克力曲奇饼干很不高兴,因为同为甜食,甜酸奶的酸奶卖得多了,他的巧克力曲奇饼干就卖得少了。


他必须出来看看这个竞争对手了。


巧克力曲奇饼干站在酸奶店外,有几个高中女生抢在他前面,小声叫醒了在柜台上枕着手臂打瞌睡的甜酸奶。


甜酸奶没反应过来,以为是奶奶来了,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喊道,奶奶我没睡!我就是闭了下眼睛!


女生们哈哈笑他,他就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然后不好意思地问她们想吃什么口味的酸奶。


巧克力曲奇饼干觉得甜酸奶的笑和曲奇一样,脆脆的,甜甜的,有一种让人吃了还想吃的感觉。


不行,他可是竞争对手!


巧克力曲奇饼干摆出一副很不好搞的样子,走到店门口,敲敲柜台玻璃,再度把甜酸奶叫醒。


这回甜酸奶先睁开眼看了一下,再缓缓地把手放下来,慢腾腾地站起身,双手还撑在柜台上,一副喝多了的样子,问,不好意思,有点晕,你想吃什么口味?


刚才对待高中女生可不是这样的啊喂,所以晕什么,难道还醉奶吗!


巧克力曲奇饼干很不高兴地买了一杯草莓酸奶。


没看到甜酸奶在他走后,跑进屋里抱着奶奶紧张激动了半天……





巧克力曲奇饼干已经在这条街上开了两年的店了。


他只卖曲奇饼干。


卖得最多的就是巧克力曲奇饼干。


因为他的巧克力曲奇饼干特别好吃,很多人都排着队来买。


但巧克力曲奇饼干每天只做一百块巧克力曲奇饼干。


巧克力曲奇饼干是个很帅很帅的大帅哥。


附近的未婚甚至已婚妇女都会跑来借买饼干的时候同他搭话,但他从来都不多说一个字。


大家都觉得巧克力曲奇饼干可能是高冷的巧克力曲奇饼干。


但谁也不知道,巧克力曲奇饼干私下在自家沙发上抱着手机开着动漫笑成叉烧包的样子。


巧克力曲奇饼干喝过酸奶以后,就喜欢上了酸奶。


那个甜酸奶迷迷糊糊的样子被他不小心印在他的巧克力曲奇饼干上卖了出去。


有个姐姐问他,你画的是谁呀,是你自己吗?


他才定睛看了,皱着眉,不知道是谁。


旁边的小孩子惊讶道,好像那个酸奶哥哥呀!


哦,像他。


巧克力曲奇饼干脸上颜色变深了。



巧克力曲奇饼干隔三差五来买一杯甜酸奶,哦不,草莓酸奶。


甜酸奶总是迷迷糊糊地醒来,被他吓到。


甜酸奶递酸奶过来的双手,手指修长,指甲圆润,甲床绯红,一如甜酸奶的脸庞,一副醉奶模样。


巧克力曲奇饼干每次接过酸奶都说一句,谢谢。



有一天,甜酸奶没有开门。


巧克力曲奇饼干从自家店里,透过重叠的人头,望过去。


队伍中有个孩子说,酸奶哥哥的奶奶好像生病了,酸奶哥哥说他可能不开店了。


巧克力曲奇饼干把曲奇饼干往面前的阿姨手上一塞,一句话没说就跑出去了。



甜酸奶的奶奶只是感冒了,老人家,上医院要人搀扶着才行。


巧克力曲奇饼干问完这个,才问重点,说,你……以后不开酸奶店了?


甜酸奶一愣,说,开不了了,房东涨房租,我们租不起那么大的门面了。


巧克力曲奇饼干说,那……你有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考虑?


甜酸奶笑开了,说,我啊,对找这些地方笨得很,所以一个地方都没找到。


巧克力曲奇饼干说,你可以……和我一起……


甜酸奶没听清,问,嗯?


巧克力曲奇饼干在安静的病房里,熟睡的奶奶病床旁,一字一句地说,你可以,来我的店里,你做酸奶,我做饼干。


你醉奶,我看着。


我做饼干,你看着。




后来这条街上的酸奶店和曲奇饼干店合二为一了,买一杯酸奶赠送两块曲奇饼干,还有两个大帅哥的笑容。












评论(40)
热度(809)
© Max|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