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我的室友也姓王21】

王姓室友来了不说走,在步行街的长椅上挨过两个小时,在奶茶店里挨过两个小时,零零散散地讲着话,然后才拿起手机,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哎呀,怎么办,这个时间没车了!

……

我说,不然住我家?

他装都不装一下,说,既然你都邀请我了,好!

我只是问一问,其实我本来想说你给我滚去睡宾馆的……

到了家门口,我拿钥匙的手都是颤抖的。

我爸妈都下班回来了吧,待会儿不会被看出来吧,不不不,他们一定看不出来。

开门,进屋,站在客厅,两个人都紧张起来。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我爸,王姓室友率先喊了声,叔叔好!

我爸被吓到,抬头嗯?了一声。

我赶紧解释道,爸,他是我大学室友,一个专业的,叫王俊凯。

王姓室友开始展现一个男同学应该有的修为,冲上去握住我爸的手,与我爸进行了亲切的交谈。

内容大概就是王源如何如何,学校如何如何,哎呀你也会下象棋,来来来,围棋开起。

等等,你们俩怎么从象棋扯到下围棋的!

我妈打电话来说今晚要加班不回来了,我爸敷衍地说了两句,眼睛还盯着棋盘。

我说,爸,妈说什么了?

我爸挂了电话,头也不抬,说,你做饭,你妈不回来。

我做饭!

还真是放心呀!

我妈绝对是叫你做饭吧!

我活了二十几年就没做过饭好吧!

我说,爸,你确定我妈叫我做饭?

我爸说,哎呀,你还不信我呀!

废话……

我坦白道,我不会做。

我爸说,那就从现在开始学!

……

王姓室友看见这情况,冲我使眼色,一副这不是还有我吗的表情。

他说,这样吧,叔叔,等下完这一盘,我去做饭。

我爸明明心思全在棋盘上,还要假装推脱,说,这样怎么能行呢,你是客人嘛,应该主人家来做饭招待你的呀!

放心吧爸,你儿子已经招待给他了。

王姓室友说,那叔叔就不要把我当外人嘛,我和王源平时在学校就是穿一条裤子的,我来做饭就当王源做饭了嘛。

谁跟你穿一条裤子了……

我爸听得很满意,说,那好吧,你来做,辛苦了,对了,王源,你给小凯打下手,知道吗?

知道了……




王姓室友要切肉,让我把西红柿烫一烫,然后撕掉皮。

我乖乖照做。

他切着切着,小声跟我说,王源,我要是突然叫叔叔爸爸,他会不会被吓死?

我瞪他,你要是想我们两个都被砍死你就叫。

他笑了,说,你怕个屁,总有一天会来的,到时候被砍的一定不是你。

我说,万一我爸丧心病狂,觉得我这个儿子不如不生呢?

他说,那我会挡住的。

唔,那我可千万别让我爸拿到菜刀。




他煮汤,我没事做,在旁边看。

他说,别把我的手艺看去了,以后就不能通过抓住你的胃来抓你的人了。

我说,别对你的厨艺太有信心吧,我可是美食家,我妈可是大厨级别好吧。

他看了我一眼,挑眉,说,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切。



他往锅里放油,油滋滋地响。

我害怕,就往后退,被他一手挡在身后。

我看着锅里的油,说,你也小心点。

他说,不用怕,这点油……

说完他就嘶了一下,拿锅铲的右手被炸了,抬起手看了一眼,又盯着锅里。

我赶紧拉着他的手往水龙头下送,凉水很快湿了他整只手,我的抱怨也填满了他的耳朵,我说,不疼啊,还继续上呢,王俊凯你也太积极了吧blabala

他看了一眼客厅,我爸完全投入了新闻里没空注意我们两个,就低头快速亲了一下我的额头,说,因为我知道有人会心疼。




摆上桌了才发现王姓室友实在很厉害,怎么会做这么多菜,红烧肉入口即化,糖醋排骨油津津地泛着光亮,西红柿鸡蛋汤味道适宜,一个素炒白菜也叫人不舍得放下筷子。

结果是我爸和我连吃两碗饭。

我妈要是知道,估计要罢工了。




吃完饭,我爸叫我滚去洗碗,留下王姓室友跟他聊天。

王姓室友说,还是我去吧,厨房都是我弄的嘛。

我爸拦住他,说,让王源去,他吃了两碗饭!

我……




我爸说,王源,小凯就跟你睡一起哈。

哦。

啊?!

家里的客房呢!

我问我爸,不是有客房吗?

我爸一副你敢叫他睡客房的样子,说,你的床不是要软些吗?客房我懒得找被子了嘛!去!拿套衣服给他换!

到底谁是你儿子……




王姓室友穿着我的衣服出浴室了,长度其实也差不多,但他穿着就实在有点,可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选得太好了!!!

上面白短T,下面一条短裤。

王姓室友的肚脐若隐若现!!!

哈哈哈哈哈哈我爆笑!!!

我爸已经进房间了,王姓室友上来就捂住我的嘴,说,笑个屁!

我伸手摸了一把他的肚脐,肚子一鼓一鼓地憋住自己的笑。

王姓室友一下子把我横抱起来,快步走向卧室,说,你是不是以为在你家我就不敢收拾你了!

我压低了声音吼他,王俊凯!你别!

他笑了,说,求我之前,先给点诚意。

我心知肚明,亲在他脸颊上。

然后他后脚关上门,把我丢在床上,压上来。

我说,求你了,别。

他贴近了,温热的气息全然包围着我,我开始脸红。

他说,喂,快去,洗澡。

……




洗了澡回来,王姓室友已经翻到了我初中的毕业照片了。

他举起来,说,你小时候的样子好像聪明多了。

我关上门,说,现在也比你聪明好吧。

他不置可否。

我有点忐忑,怕他真的在家里那个,只好坐在床沿上玩手机。

他坐在床上,一只手还翻着被子上的相册,一只手伸过来,揽住我,把我拉向他。

我的头枕在他的大腿上,斜躺在床上,假装很镇定地玩手机。

他翻到下一页,说,王源,我们以后就是这样的生活吧。

我停下按键的手,说,嗯?

他说,你想要买什么,我们就买,墙纸啊,书柜啊,都买,把家里填得满满的。

我正要感动了,他丢开相册,突然垂下头来,对着我的眼睛,说,当然,还要有,一张大大的床。

……





两个人的未来会是怎么样呢。

我从今天开始,在他的诱导下,才有了进一步的设想。

大约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房子,楼层不高,浅色系的墙纸,深色系的书柜。

还有,两个人。



王姓室友躺在我身边,什么都没做,我睁着眼睛听他说话,睡意渐渐袭来。

他察觉到了,侧身,抱住我,让我偎在他怀里,说,睡吧。

我嗯了下,挪了一下头的位置,就睡了。

今晚,大概不会梦到他了吧。






评论(31)
热度(440)
© Max|Powered by LOFTER